中国央行答记者问:人民币汇率将持稳,短期波动属正常

3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以及副行长范一飞在两会新闻中心举行“金融改革与发展”记者会,以下为记者会要点摘录:

中国央行答记者问:人民币汇率将持稳,短期波动属正常

汇率波动是常态,今年汇率比较稳定
2016年下半年,中国对外投资和其他方面的外部花销比较猛一些,每年下半年这个季节都会多一些,去年多得明显一些,也包括有一些企业在外面收购的热情比较高。

2016年汇率波动较大有许多原因。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出现了很多和一般人预期不太符合的变化,因此导致美元指数上升比较猛。在这种情况下,汇率波动比较大。

外汇市场历来是非常敏感的一个市场,会随着整个全球经济,也随着中国所发生的各种事件不断波动,因此正常的汇率波动是一个常态,也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相信今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而且更加健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都取得成绩,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也比较好,应该说汇率自动就有一个稳定的趋势。

与此同时,中国有关政策方面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在执行和监管方面要做得更精细一些。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的人民币汇率应该比较稳定。正常的汇率波动应该也是正常的,利率差异是导致外汇交易短期操作的动因,但不是说有利率差异就一定导致持续的投机活动。

中国外汇储备情况
中国外汇储备2012年之后的增长太快了一点。中国没必要搞那么多的外汇储备。发达经济体复苏后,部分资金开始流出新兴市场。外汇储备下降是正常现象,本来也不想要那么多。外储是拿来用的不是攒着看的。制定政策方面还是保持平常心,不要反应过度,把外储下降看的太严重。

利差只会影响短期外汇交易
从外汇市场的交易层面上看,利率差异往往是导致一些短期操作方面的动因,钱是会朝着利率高的方向移动。但是,从中期的角度来看,各国的利率水平主要由国内经济的情况所决定的,而国内的经济情况既包括经济增长、就业、对本国经济的信心以及通货膨胀率,通货膨胀率各国也不一样,各国利率也都是有差异的。

比如日本多少年利率都很低,跟其他货币有明显的利率差距,但不见得一定会导致非常明显的、持续的投机活动或者资本流动。

中国金融监管会进一步细化
两年多以前已经初步设置了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最近研究了资产管理的问题,也有称之为理财产品的问题,因为资产管理中间有很大一部分是理财产品。“一行三会一局”,也就是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之间已经在许多比较大的问题上初步达成了一致。可能会进一步细化以后作出一些初步规范。但是这个规范绝不是一劳永逸的。因为市场是不断变化的,会把一些存在的突出问题规范一下。

现在的问题一是理财产品市场上有一些混乱,这些混乱包括比如标准差距太大、套利机会太多、投机性过强等问题;二是监管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还不够好,所以这方面也要加强。

从资产管理各种个体来说,有一些是投机性过强,忽视风险,没有一些起码的风险管理的做法。三是有一些资产管理产品或者理财产品嵌套运行,就是从金融系统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到了另外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来回在系统里转。资产管理产品应该着重为实体经济服务,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层次。不刻意追求人民币债券纳入某个国际债券指数。中国对于资管风险较大的问题,一行三会已初步达成一致,进一步细化后将作出初步规范。

中国央行强调资产管理和其他金融业务一样,要着重为实体经济服务。转来转去钱没有到实体经济去,这中间到底有些什么问题,可能有一些是套利,甚至有一些是违规的行为。就这几个方面,大家对资产管理究竟怎么定义、都是哪些范畴、都存在哪些问题,初步达成了一致意见。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里工具比较多;中国货币政策工具有引导市场价格和预期等意图,但不见得每次操作的数量价格都要做出过度解读;中国这些年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依然存在,不过小微企业融资比例每年都在上升;中国融资难的问题会逐渐有所缓解,目前贷款新增量大中小企业三分天下。

杠杆过高的企业,金融系统不能过度支持。金融业要大力支持去产能,而去杠杆是个中期过程。中国全社会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过高是宏观现象,微观基础是很多非金融企业自身的杠杆率过高;中国一些产能过剩企业过度占用信贷资源,金融业要大量支持去产能。中国央行的工具箱工具带有引导市场价格、预期并传递货币政策意图。科技发展可能会对未来支付产业带来巨大改变。高度鼓励金融科技发展的同时要防范风险。

中国经济有潜力继续增长,但是应该监管第三方支付体系。中国今年定的M2增速为12%,这也是预期数字、并不是任务指标,要根据经济实际运行情况进行适度微调。总体来看个人住房贷款可以传递到大的产业链上;住房贷款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
来源:汇通网

2017-03-10T12:01:48+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