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担忧占据市场关注”C位“,美联储加息讨论开启官员势均力敌

周一(11月8日)美联储在其半年度金融稳定报告中表示,对通胀加剧和货币政策收紧的担忧取代了新冠疫情,成为市场参与者最关心的问题。美联储官员将焦点转向围绕货币政策的辩论,目前,预计2022年首次加息的决策者人数与预计2023年开始加息的决策者人数旗鼓相当。随着美联储放慢资产购买步伐,为最快在明年升息做准备,这场辩论将在未来几个月升温。

通胀担忧占据市场关注”C位“,美联储加息讨论开启官员势均力敌

通胀和收紧货币政策成为投资者首要关切,疫情退居次席


在接受美联储调查的市场参与者中,约70%的人表示,通胀和美联储收紧政策是他们未来12至18个月的首要担忧,超过对疫苗无法抵抗新冠变种担忧。与此同时,这份报告还指出,稳定币的使用日益增多和“所谓的网红股”值得关注,并对金融体系构成新的潜在风险。

美联储警告称,在美国,尽管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处于2001年“互联网”热潮以来未见的水平,但如果疫情恶化或经济复苏停滞,情况可能迅速改变。报告称:“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及疫苗接种方面的持续进展,继续支持强劲的经济复苏。尽管造成了悲惨的人员伤亡,但Delta变种病毒给美国金融市场造成的影响有限。”

报告描绘了美国经济状况的改善,美联储发现企业和家庭的脆弱性普遍下降,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低利率和政府支持计划。房价普遍上涨,但几乎没有迹象表明住房抵押贷款发放标准降低或存在投机行为。尽管过去六个月银行整体信贷质量普遍改善,但美联储指出,商业地产借款人和其他受疫情影响行业的违约率仍居高不下。报告还指出,寿险公司和对冲基金的杠杆率仍然很高。

但美联储也提到了投资人的一些担忧,主要是疫情进程的不确定性、政府支持力度以及预期的经济反弹。报告称:“疫情进程的不确定性和纾困计划的到期可能对家庭资产负债表构成重大风险。”

与此同时,美联储官员将焦点转向围绕货币政策的辩论,辩论的核心将是评估经济还能增加多少就业岗位,以及在通胀已经超出舒适水平的情况下,还能容忍高通胀多久。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美国经济将在明年底前达到美联储升息门槛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Clarida)表示,尽管美联储“距离考虑加息还有一段距离”,但如果他目前对经济的预期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经济“将在2022年底前满足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的必要条件”。

克拉里达表示,到那时,一条与美联储官员9月预测相类似的利率路径,将与美联储实现2%通胀目标和“充分就业”的新框架“完全相符”。克拉里达发表上述言论之际,美联储正将注意力转向可能发生的一种冲突,即一方面希望尽可能提高就业,另一方面担心通胀已经过高。

克拉里达表示,迄今为止,通胀已“远远超过了‘适度’高于当前2%长期通胀目标的水平”,若明年再出现这种情况,我不会认为这是政策上的成功。他表示,预计剔除波动性较大的食品和能源成本后,通胀指标仍将在短时间内高于目标,不过步伐应会放缓。

经济学家预计,将于本周公布的政府报告将显示,截至10月份的12个月里,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5.8%,这将是CPI同比涨幅连续第五个月超过5%。

克拉里德表示,随着经济持续扩张,预计就业增长将推动劳动参与率上升,到明年底失业率将达到3.8%,将消除较之疫情前几个月的420万就业岗位缺口。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预计美联储明年加息两次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周一表示,他预计美联储在明年中结束缩减购债行动后,将在2022年加息两次,因为美国就业市场已经非常紧张,薪酬成本的上升正在加剧通胀。上周五的一份政府报告显示,10月份失业率降至4.6%,仍高于疫情前的3.5%,但远低于2020年4月14.8%的高点。布拉德称,如果需要,美联储可以加快缩减时间表,在第一季就结束行动。

布拉德表示:“如果通胀比我们现在所说的更持久,那么我认为可能不得不更早一点采取行动,以控制通胀。”当被问及美联储明年是否会加息三到四次时,布拉德称,“这不是我目前的基线预测。”

他表示,美联储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来推动政策朝着更加鹰派的方向转变,美联储上周宣布了缩减资产购买的计划,开始时间提前,预计结束时间也将早于六个月前的预期。由于担心通胀回落的速度和幅度可能不及他的许多同僚的预期,布拉德一直是最坚决倡导提前结束宽松政策的决策者之一。

他表示,2022年美国经济可能会以超过4%的速度增长,推动失业率在第一季降至4%以下。他称,被视为导致当前高通胀的主要原因的全球供应链干扰,可能会在明年一整年持续。美国劳动力市场已经是二战后最火热的市场之一,他估计在疫情期间退休的300万人不太可能重返劳动力市场,这将导致劳动力供应紧张。

布拉德称:“我们将看到失业率的下行压力,将继续看到一个炙手可热的就业市场,薪酬将会上涨,”他称,“现在的通胀非常高……我们肯定希望看到通胀回落至更接近目标的水平。”

加息时间讨论开启,两派官员势均力敌


美联储理事鲍曼(MichelleBowman)在当天晚些时候的另一次露面中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我们正朝着充分就业目标大步前进,我正在关注就业市场可能变得过热的迹象。但我主要担心的还是通胀前景,通胀的持续时间比我们大多数人在今年早些时候的预期要长得多。”

她说:“高通胀给老年人和穷人带来了困难尤其严重,而不断上涨的能源和食品价格可能推高广泛的通胀预期,其程度可能超过许多人意识到的程度。我担心供应链中断和劳动力短缺,这些因素推高了通胀,我将继续密切关注这些事态发展。”

按目前的缩减步伐,美联储有望在明年年中结束购债计划,埃文斯和其他官员警告称,这一过程不会对加息时机发出任何直接信号。

费城联储主席哈克表示:“我预计联邦基金利率不会在缩减行动完成之前上调,但我们正在非常密切地监控通胀,并准备在需要的情况下采取行动。”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在另一场合也重申了他的观点,即目前通胀飙升可能是暂时的,随着供应侧压力得到解决,通胀将会消退,但听起来他对这种说法不像以前那么有信心。埃文斯表示:“有迹象显示通胀压力可能正在更广泛地累积,包括租金上涨。这些事态发展值得密切关注,给我对通胀的预期带来的上行风险比去年夏天预想的要大。”

不过,他在讲话结束后告诉记者,加快缩减量化宽松的“门槛很高”,他说,要做到这一点,他需要看到一个与他目前预期的“完全不同”的进展。他说,今天强劲的通胀数据主要是由供应冲击推动的,而供应冲击最终会消退。他补充说,他认为美联储可以等到2023年才需要加息。他说:“我仍然倾向于认为我们有时间保持耐心。”

利率“点阵图”显示,美联储官员的利率预期正朝着明年开始加息的方向调整,但预计2022年首次加息的决策者人数与预计2023年开始加息的决策者人数旗鼓相当;多数决策者表示,将在2023年和2024年稳步加息。
来源:汇通网

2021-11-09T08:42:5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