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央行行长贝利强调不确定性,英镑短线下挫逾30点

北京时间周四(11月4日)20:30,英国央行行长贝利召开新闻发布会,强调就业和供应链不确定性。截至发稿,英镑兑美元下挫逾30点至1.3536。

稍早前,英国央行宣布维持现行政策不变,但决策层投票支持加息的人少于预期,英镑短线跳水近95点至1.3547。
英国央行行长贝利强调不确定性,英镑短线下挫逾30点

贝利:经济增长受到供应链中断的限制。英镑计价的石油价格今年上涨了80%,预计晚些时候将出现闲置产能。能源价格的变化显然是非常不确定的,围绕这一假设存在实质性风险。

贝利:最近的数据强化了需要加息的观点,可能有必要适度收紧政策。但近期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特别是劳动力市场和持续的国内成本和价格压力。短期内失业率预计不会大幅上升,但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贝利:劳动力市场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出现了少数裁员增加的迹象,预计第四季度失业率将小幅回升。但大多数休假的员工可能会重返工作岗位,休假结束后失业率预计只会小幅上升。劳动力市场的摩擦将会减少。

贝利:通货膨胀的峰值明显高于8月的水平,但通胀预期仍保持锚定。在替代能源价格情景下,通胀提前三个季度达到目标。考虑到货币政策变化和对通胀的影响之间的滞后,英国央行将始终关注中期通胀。未来2-3年的通胀预期比短期措施上升的要少,货币政策委员会判断中期通胀预期仍很稳定,将密切监控。

英国央行以7比2的投票结果决定维持利率不变,这与市场观点相反。指引方面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声明称认为借款成本“在未来几个月”将不得不上升,所以英国央行并未对是否12月加息作出真正指引。第二,英国央行打压了强势的市场定价,英国央行指出,在预测期结束时,通胀将低于目标。目前的市场定价已从明年加息四次(前提是今年首次加息)转变为加息三次,每次加息25个基点。

英国央行的窘境


财经网站Forexlive评英国央行利率决议称,这一决定已使英镑立即贬值。英国央行在很大程度上违背了市场预期,正如之前提到的,利率投机者已经或多或少地消化了今天加息15个基点的预期。

美联储周三(11月3日)表示,将在本月开始缩减其债券购买计划,这是迈向首次加息——预计2022年中期启动——迈出的第一步。而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周三表示,欧洲央行明年加息的可能性很小。

但相比美欧两大经济体,英国央行面临的现状更为棘手,即随着政府缩减包括就业在内的刺激措施并提高税收,通胀将超过英银设定的2%目标的两倍,家庭支出受到挤压。英国经济还要应付脱欧后贸易摩擦和最近新冠病例重新增加的风险。

KantarPublic上月公布的调查显示,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发现难以支付他们的账单,而且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今年冬天无法给家里取暖。这项民调凸显出通胀上升对公众的影响。

Kantar表示,每10个受访者中就有七个担心新鲜食品和燃料价格会在未来几个月内上涨。在9月和10月之间,担心在冬季无力负担取暖费的人的比例也攀升了9个百分点,达到62%。

一些人认为,通胀飙升主要是由暂时的供应链瓶颈和能源价格上涨所驱动,英国央行加息无助于缓解矛盾。供应链危机导致员工长期短缺和增长受限不免让人担忧。

安联旗下的EulerHermes的经济研究主管AnaBoata说:“不采取行动,(英国央行)有可能放任更严重的通胀,但过早启动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可能会增加技术性衰退的风险,特别是因为英国将在2022年成为第一个启动财政整顿的主要经济体。”

供应链问题至少再持续一年


英国工业联盟(CBI)上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制造商在过去三个月提价幅度为1980年以来最大,因它们寻求转嫁迅速上涨的原材料成本,并应对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10月份接受德勤(Deloitte)调查的首席财务官中有一半以上认为,两年后消费者价格通胀仍将高于2.5%。他们还预计,未来12个月的运营成本将创下该调查开始14年以来的最高升幅。

计划增加资本支出的首席财务官占比也创纪录高位,这对首相约翰逊来说是个好消息。他在10月责备雇主偏爱移民劳工而不是提高生产力的投资。德勤首席经济学家IanStewart表示,增加投资计划的动力来自于疫情和英国脱欧对英国经济的影响,以及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

房价出乎意料强势


抵押贷款机构Nationwide周三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需求强劲和缺乏新房交付市场,英国10月房价上涨速度快于预期。同比9.9%的涨幅尽管创了4月以来新低,但即使在过去几个月逐步取消对房地产购买的税收减免,也未能严重削弱房价大涨势头。

凯投宏观房地产经济学家AndrewWishart表示:“我们预计,抵押贷款利率逐步上升要等到2022年下半年之后,房价上涨势头短期内将继续超出预期。”

Nationwide首席经济学家RobertGardner称:“如果劳动力市场保持弹性,未来几个月可能会保持相当活跃的情形——尤其是在市场继续保持动能,并且住房偏好有持续变化空间的情况下。”

企业涨薪压力渐增


本周公布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英国10月企业活动增长速度加快,拜放宽境外旅游限制所赐,不过企业面临的成本增幅创下纪录高点恐令英国央行担忧不已,这些成本正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HYCM首席汇市分析师GilesCoghlan称:“关键问题是,升息在控制通胀方面会有多大效果,通胀主要由我们走出大流行之际的供应链问题推动。”

IHSMarkit经济主管TimMoore表示,劳动力市场状况紧张是成本上升的主要因素,尽管努力提高薪酬和工作条件,但许多消费服务提供商报告职位空缺,员工为获取更高报酬而选择离职,他们只能将成本转嫁给客户。

咨询公司SouthWestManufacturingAdvisoryServices(SWMAS)和ManufacturingGrowthProgramme(MGP)周四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新冠疫情和英国脱欧造成劳动力短缺,超过一半的英国小型制造商感到需要提高员工薪资的压力。

报告显示,大多数中小型制造商在疫情期间失去了技能型员工。由于只有少数企业能够找到替代工人,60%的制造商表示他们已经或将不得不提高薪酬以吸引人力。

虽然在一些行业,如运输业、建筑业和制造业,工资已经大幅上涨,但大多数工人的工资并没有大幅增加。约40%的受访者认为,英国脱欧后缺少欧盟工人,是劳动力稀缺的主要驱动因素。
来源:汇通网

2021-11-04T20:46:5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