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货金价震荡交投于一个月低位,市场静待周三FED决议

周一(9月20日)欧洲时段,现货金价自日低回升十余美元,价格转为上涨,日内整体仍然维持震荡走势。中国市场因中秋节假期休市,市场交投清淡,目前市场焦点全部转移到周三美联储9月决议之上,美联储将会在本次决议上发表点阵图和经济预期,在美联储决议公布之前,料市场投资者交投都较为谨慎。

现货金价震荡交投于一个月低位,市场静待周三FED决议

美联储本周料就削减购债释放信号

北京时间周四(9月23日)02:00,美联储将公布利率决议,并公布经济预估摘要,投资者关注美联储何时开始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政府债券购买规模的线索。

不少机构纷纷给出预测,认为美联储本周将释放缩减购债的信号。渣打认为美联储将在9月释放缩减购债信号,Jefferies、高盛认为正式行动要等到11月,而西太平洋银行和花旗认为要等到12月。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今年8月在杰克逊霍尔研讨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美联储政策制定委员会可能很快开始逐步退出疫情时期的刺激计划,但有两个条件:朝着就业最大化和平均2%的通胀率取得“实质性进展”。鲍威尔承认,通胀目标已经实现,劳动力市场也在增长。但8月份的就业数据弱于预期,这可能会让美联储暂时观望。

多数机构认为美联储将宣布开始缩减购债规模。Jefferies的分析师在报告中称:我们预计,美联储将为可能在11月宣布缩减购债规模打开大门,条件是9月就业人数强劲增长,门槛大约是75万个。

美联储的点阵图也将受到关注,这是一张美联储官员对未来几年美国利率水平预期的地图。市场走势可能会发生变化,尤其是在加息周期预期提前的情况下。

渣打银行称,美联储将利用9月的会议发出关于缩债的信号,但不会提供多少细节。这些点可能预示着美联储将在2022年进行一次加息,在2023年和2024年进行两次加息。风险偏好偏向于增加而非减少加息次数。风险好偏向于增加而非减少加息次数,在我们看来,鹰派倾向增强并未完全体现在定价中。

美国银行分析称:预计美联储将在本周的FOMC声明中明确表示,今年将开始放慢资产购买的步伐。对于即将公布的最新点阵图,我们认为所有人的目光都将集中在2022年的预期中值上。

该行预计2022年中值将为美联储保持基准利率在当前水平不变,但仍面临预期中值为加息12.5个基点或25个基点的风险。此外,疲软的8月就业报告料将让6月点阵图中预计美联储2022年维持利率不变的11名委员继续持观望态度。

现货金价震荡交投于一个月低位,市场静待周三FED决议
图:金价4小时图走势

金价近一年来维持跌势,美联储有意压制黄金?

近期总能看到,金价一次跌个30至40美元,但是花了很多天甚至几周只收复了一半失地,很少能够收复全部失地,甚至从来都没有在收复失地后进一步上涨。然而,只需要几个小时,黄金就可能丢掉花了数周积累的涨幅。

黄金本是市场公认的全球终极避险资产以及美元和法定货币的贬值对冲工具,就此而言,黄金上演了史诗级失败。

不过,黄金不总是这个样子。就在一年前,黄金创下历史新高,站上2000美元/盎司,此前即疫情最严重的时期,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双双崩溃,而黄金走出了六个月的灿烂涨势。

但自那以后,一些都变了。但在某种程度上,变化本来是利多黄金的。为了拯救困于疫情的经济,美联储在过去18个月里花掉了近2.2万亿美元购买债券和其他资产,虽然现在的情况比2020年3月开始印钱时好得多,但美联储似乎依然乐于投入更多资金。

不仅仅是美联储在释放美元。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的美国联邦政府援助规模迄今也达到了4.5万亿美元,而且拜登政府正寻求国会批准新一轮4万亿美元的计划。

旨在恢复美国经济的刺激法案本应该严重削弱美元并提振通胀对冲工具黄金至去年2000美元记录高点相近的水平,但是恰恰相反,全球储备货币美元表现良好,而在历史中有着“真正货币”之称的黄金却从2020年的高点下跌了超300美元,甚至按照下跌速度可能跌破1600美元。如果跌破这一水平,将抹去2020年绝大部分涨幅。

一个在交易员群体中的阴谋论是,为了维持美元指数在90水平上方,美联储有意压制黄金。这项工作显然由所谓的“金银投行”(bullionbanks)实施。这种论调无法证伪,所以永远是个理论。

还有一种说法是,黄金已经失去了对冲通胀的作用,而美联储将以某种方式抑制美国大手大脚花钱引发的泡沫压力。通胀受到压制,所以没有必要买入黄金,而多买点股票指的就是这种说法。

但是还有一种更能得到认可的原因来解释黄金这样的表现。根据休斯顿投资机构RIA的LanceRoberts,黄金这样的表现完全与黄金自身无关,而是一切都在于投资者,美联储坚持其过量的刺激措施,这些投资者已经对通胀无所顾忌了,即使有多种迹象显示应该开始减少量化宽松规模。

LanceRoberts在财经博主BrianMaher的博文中表示,人们迷失在用容易钱构筑的金融系统中,他们已没有敬畏之心,这就是抑制黄金的原因。

“现在已没有了‘恐惧’去驱使投资者买入心理上的避险资产黄金。通过以下这些,可以看出他们不恐惧:创纪录的赔钱IPO项目;巨量的SPAC上市项目;创纪录的保证金借款水平;接近创纪录的股市估值;散户借钱炒股;比特币;一些投资者或多或少对美联储救市的信仰。”

BrianMaher认为,市场一直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而且“一个迷失在人造的宽松信贷沙滩上的金融系统有很大问题”。

美国基建法案或将延期通过

美国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约翰·亚姆斯称,规模5500亿美元的基建法案即便在众议院获通过,可能不会即时递交总统拜登签署,以帮助保持党内团结以及拜登的经济议程得以推进。

亚姆斯表示,此举可能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民主党内温和派与进步派之间平衡举措的一部分。温和派包括参议院通过的基建计划的支持者,而进步派希望同步推进更大规模的支出法案。

亚姆斯表示,众议院民主党人仍计划在9月27日对基建法案进行投票,不过基建法案和规模更大的支出法案可能会推迟到10月初才会完成。他补充道:基建法案在众议院通关后,实际上可以由议长暂时保留。这为我们在如何配合基建法案和预算支出计划这两项任务方面提供了一定的灵活性。

据Axios周日报道,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表示,他希望在明年之前暂停讨论这个规模更大的3.5万亿美元计划。不过该报道并未得到证实。

曼钦此前就呼吁对这个规模更大的计划进行“战略性暂停”。他以债务飙升和通胀上升为理由,要求暂停推进3.5万亿美元税收和支出计划,但并没有公开表示应该暂停多长时间。

不仅基建法案面临着延期通过的风险,3.5亿美元计划还有进一步“缩水”的可能。亚姆斯表示,他们可能需要缩减拜登总统3.5万亿美元的社会支出法案。

当被问及增税、儿童保育、教育和绿色能源支出法案的金额时,亚姆斯表示,他预计该法案的最高数字“将略低于3.5万亿美元”。众议院民主党众议员詹姆斯克莱伯恩告诉记者,这个数字可能会更低。

民主党人还面临迫在眉睫的10月最后期限,为政府提供资金并提高联邦债务上限。任何一方的失败都可能对经济造成打击,并损害该党在选民中的地位。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曾表示,民主党不应该指望共和党的支持。财政部警告说,如果国会不采取行动,政府可能会在10月份的某个时候违约。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周一再次呼吁国会提高或暂停美国债务上限,她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表示,政府面临资金枯竭的风险,无法在10月份支付账单。

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克莱伯恩此前的立场是,认为共和党人应该与民主党人一起通过提高联邦债务上限的议案。但之后克莱伯恩又“反水”,他暗示自己已经准备好让民主党人单独行动。当被问及是否同意民主党人投票提高债务上限时,他表示并不同意,“但如果这是必须的,那就必须这样做”。

美国通胀飙升的隐忧仍在,增加美联储缩债压力

周日(9月19日),二手车价格是今年美国通胀的最大推动因素之一,8月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显示,二手车与卡车价格环比下降1.5%,是自2月来首次下降,然而这可能只是暂时现象,因为其价格在9月初再次上涨。

Manheim美国二手车价格指数在9月的上半月比一个月前上涨了3.6%,使该指数有望实现自5月以来的首次环比增长,同时也将再次延长自2020年6月以来,连续的月度同比增长。

截至本月中旬,该指数较去年同期上涨24.9%,这可能是未来价格进一步上涨的先兆。Manheim的一份报告称:关键指标的最新趋势表明,二手车批发价值在未来可能会进一步上涨。

在供应链中断和经济反弹的情况下,今年二手车价格飙升是美国通胀飙升的主要原因,8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显示,二手车和卡车价格出现自2月以来的首次下降,但这可能是暂时的停顿,而不是价格已达颠峰。

纽约市皇后区的经销商ParagonHondaandAcura的总经理兼副总裁BrianBenstock说:二手车的主要压力仍然来自新车的供应短缺,随着Delta变种病例的增加,许多制造商已经大幅削减了产量。

汽车制造商表示,今年秋季新车的生产将继续受到芯片短缺和新冠病毒在东南亚蔓延的限制,IHSMarkit将今年的汽车产量预测下调了6.2%(502万辆),是自芯片短缺出现以来的最大降幅。

最新一家受影响的车厂是通用汽车,该公司本周四表示,它将削减六家北美装配厂的产量。市场研究公司CoxAutomotiveInc.的执行分析师米歇尔·克雷布斯表示:与8月上半月相比,9月上半月的二手车批发价格上涨幅度相当大。经销商似乎在囤积二手车,因为二手车的供应已经有所稳定,而新车库存仍然很低。

而除了新车短缺这一原因外,上月底和本月初的飓风灾情,或许也加剧了二手车市场的困境,飓风“艾达”于8月29日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登陆,然后穿过美国东北部,在多地造成严重洪水灾害,社交媒体上来自纽约和新泽西的视频显示,大量汽车被浸泡在洪水中,甚至被急流冲走。

汽车分析师和保险公司表示,艾达飓风期间损失的车辆数仍在统计中,但以往的飓风,比如2012年的Sandy和2017年的Harvey,都曾导致数十万辆汽车和卡车被迫需要更换,并推动美国汽车销量在随后几个月大幅上升。

而今年,由于新车短缺,在飓风中失去车辆的人很可能将被迫进入二手车市场,预计这将进一步加剧二手车市场供应的紧张局面。

美国政府债务上限危机增加市场避险,支持金价

眼下,美国国会正在步入“灾难性立法月”。在9月30日美国本财政年度结束前,国会必须通过拨款法案来保证政府继续运行。为此,他们需要决定是否提高政府的债务上限,而这直接关系到政府能否继续借新债还旧债,以及会不会就此“关门”。

白宫9月17日还警告称,如果美国国会不能提高债务上限,美国经济可能陷入衰退,无法偿还债务。财政部长耶伦此前也发出警告称,如果国会不采取行动提高或暂停债务限额,美国可能会在今年10月的某个时候出现债务违约。

一旦所有可用措施和手头现金全部用完,美利坚合众国将有史以来第一次无法履行其义务。耶伦在给国会议员的信中写道,违约将对美国经济和全球金融市场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更为棘手的是,当前财政拨款法案亟待通过,再遇上拜登政府力推且于近期表决的基建法案与3.5万亿美元预算法案,债务上限问题无疑被高度“政治化”。目前,国会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仍旧各怀心思,围绕这一问题争论不休,尚未能达成共识。

从定义来看,“债务上限”规定了美国财政部偿还国会已经批准的政府债务的最高额度。一旦达到上限,就需要国会提高上限,或暂停上限机制。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19年时任总统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在国债规模当时达到22万亿美元的情况下,美国国会暂停了债务上限机制,为期两年。

到今年8月1月暂停期终止时,美国债务已经超过了28.5万亿美元。由于在国会暂停或提高债务上限之前,美国财政部不得发行新债,耶伦和她的部门不得不动用“非常措施”来节省现金,避免超过联邦借款上限。一旦财政部现金耗尽,而债务上限问题又没有解决,美国政府发生债务违约就成了一个现实的风险。

理论上,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应当团结一致,通过一项持续性决议,为政府提供资金。但当前的阻碍在于,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及其共和党同僚不愿帮助民主党提高或暂停债务上限。据美国CNBC报道,麦康奈尔意在将提高债务上限与拜登政府推进的3.5万亿美元的预算法案联系起来。

麦康奈尔本周早些时候在推特上写道:民主党的总统、民主党控制下的众议院和参议院,让民主党人拥有了提高债务上限所需的一切手段,这是他们的唯一责任。共和党人不会促成另一场不计后果的、党派之争的征税和支出狂欢。

麦康奈尔坚持认为,如果民主党人坚持要在基础设施、气候变化和社会福利上花费数万亿美元,他们就必须承担提高债务上限的唯一责任。

分析指出,麦康奈尔上述论点的问题在于,拜登政府债务堆高部分应归因于特朗普执政期间的减税和自由支出政策。正如民主党人指出的那样,提高限额相当于为美国过去的行动支付账单,而不是为未来支出买单。

如果麦康奈尔和参议院共和党人选择违约,以避免支付在特朗普治下积累的债务,这将摧毁经济,并不可挽回地损害我们国家的财政地位,损害共和党及其信誉。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的发言人贾斯汀·古德曼指出,麦康奈尔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迫使美国债务违约的人,每个美国人都知道,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应该受到谴责。

从技术层面来看,民主党实际上能够借助“预算协调程序”在没有共和党支持的情况下提高债务上限。不过,民主党人之所以反复强调特朗普执政期间产生的债务,其“小算盘”在于拉共和党人一起“背锅”,从而避免独自承担提高债务所带来的政治后果。

对此,摩根大通前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陈指出,美国的债务上限问题充分暴露了民主、共和两党“踢皮球”的政治伎俩。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警告,美政府债务违约将造成广泛经济灾难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19日警告,如果美国国会不迅速提高联邦政府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联邦政府在今年10月可能出现债务违约,并会造成广泛的“经济灾难”。

耶伦当天在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刊登的文章中说,如果国会不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美国财政部的现金余额将在10月降至不足水平,届时联邦政府将无力支付账单,美国将出现债务违约。民主、共和两党的经济学家和财政部官员已就此形成压倒性一致看法,认为这将会造成广泛的“经济灾难”。

耶伦警告,美国政府债务违约很可能引发一场“历史性的金融危机”,加剧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伤;债务违约也可能引发利率飙升、股价急剧下跌和其他金融动荡。此外,当前美国经济复苏可能会逆转为衰退,失去数十亿美元的经济增长和数百万个就业岗位。

美国众议院本周将投票表决提高28万亿美元债务上限的方案,但两党之间的政治僵局仍可能导致美国下月出现违约。

耶伦称,延迟和违约都不能容忍”,议员们必须迅速采取行动,耶伦补充说。耶伦之前致电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寻求共和党支持提高债务上限,但遭到拒绝。

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为联邦政府设定的为履行已产生的支付义务而举债的最高额度,触及这条“红线”,意味着美国财政部借款授权用尽。根据美国国会2019年通过的跨党派预算法案,联邦政府债务上限在暂停两年后已于今年8月1日恢复生效。

市场开始关注美联储下届主席人选问题

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任期将于2月结束,美国总统拜登即将决定,在疫情后经济复苏的紧要关口是让鲍威尔连任还是另派他人掌舵美联储。

若拜登选择一个出人意料的人选担任下届美联储主席,而不提名杰罗姆·鲍威尔连任,那么投资者可能需要为美股暴跌做好准备。

在接受媒体调查的经济学家中,近90%的人预计拜登会让鲍威尔连任,这一比例较6月份有所上升,而9%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美联储理事、民主党人布雷纳德是可能的人选。2%的受访者认为前美联储副主席罗杰·弗格森将被提名。这项针对52名经济学家的调查是在9月10日至15日期间进行的。

任何令投资者感到意外的举动都可能引发市场恐慌。近三分之二的经济学家预计,如果鲍威尔被提名,股市近期将会反弹,而超过一半的经济学家预计,如果布雷纳德被提名,股市近期将会下跌。

对于债券收益率是否会因鲍威尔是否连任的消息上升或下降,经济学家的看法大致相当。大约三分之一的经济学家拒绝预测市场反应,因为该事件将如何发展存在太多不确定性。

当被问到是否会再连任四年,鲍威尔回避了所有问题,给外界留下了他想继续掌舵美联储的的印象。拜登预计将在今年秋天至少提名一位美联储主席继任者。他还将有机会填补副主席、监督副主席和空缺的理事会席位。

在投资者看来,鲍威尔和布雷纳德对货币政策的看法都是“鸽派”,支持将利率维持在低水平,以支持充分就业和强劲增长。一些进步团体指出,布雷纳德比鲍威尔更有可能承担风险的勇气。不过,布雷纳德要想让参议院确认她的提名,将面临一场更有争议的斗争。

民主党进步派人士希望美联储在经济中扮演更广泛的角色,加大努力促进就业、防范气候变化风险并解决不公平问题。而保守派则希望其坚持货币政策既定路线,更加关注控制通胀、降低其在金融市场以及监管方面的影响力。
来源:汇通网

2021-09-20T17:13:4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