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T+D收涨,变异病毒和地缘局势担忧升温,关注鲍威尔晚间讲话

周二(8月17日)上海黄金T+D收盘上涨1.16%至374.65元/克;白银T+D收盘上涨0.30%至5092元/千克。金价收盘上涨,主要因变异病毒的担忧情绪继续升温,此外地缘局势和美国债务上限等问题也支持金价,目前市场密切关注晚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讲话。

北京时间周三凌晨1点30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与全美教育工作者和学生进行线上市政厅会议,讨论美联储和经济教育的工作。

黄金T+D收涨,变异病毒和地缘局势担忧升温,关注鲍威尔晚间讲话

上海黄金交易所2021年8月17日交易行情,黄金T+D成交量28.108吨;

黄金T+D收盘上涨1.16%至374.65元/克,成交量28.108吨,成交金额104亿9025万9040元,交收方向“空支付给多”,交收量6.464吨;

迷你金T+D收盘上涨1.13%至374.65元/克,成交量3.9414吨,成交金额14亿6993万1112元,交收方向“空支付给多”,交收量20.310吨;

白银T+D收盘上涨0.30%至5092元/千克,成交量2594.704吨,成交金额132亿167万576元,交收方向“多支付给空”,交收量42.420吨;

变异病毒肆虐美国,疫情加速反弹支持避险金价

美国疫情反弹的势头仍在加速。当地时间8月15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警告称,美国可能很快会看到每日新增新冠病例恢复到20万。目前,全美日增病例数约为12.9万,比7月初增加7倍,但这一数字或将在未来几周跳升。

柯林斯说:如果我们在几周后每天新增病例数仍未超过20万,我将感到惊讶。但我们从未想过会再次回到这个区间,这着实令人心碎。美国只有在疫情最严重的2021年1月和2月,出现过日增超过20万例的水平。柯林斯再次恳求未接种疫苗的美国人接种疫苗,称不能在“德尔塔”毒株面前“坐以待毙”。

拜登政府首席医疗顾问福奇说,美国将“完全准备好”在必要时迅速向更大范围的人群接种第三针新冠病毒疫苗。他没有给出具体时间表,但表示卫生官员正在以天和周为单位对各种群体进行评估。

福奇说,随着数据统计结果出现,如果事实证明,我们确实需要为养老院的人或老年人提供额外的剂量,我们将完全准备好迅速这样做。

柯林斯称,上一次日增病例达到20万是今年初,而那时既没有大规模接种疫苗,也没有德尔塔毒株的蔓延。疫情曲线正在非常陡峭地上升,没有达到顶峰的迹象。由于“德尔塔”毒株7月才开始在美国造成严重影响,“未来几周”的病例数据将有助于决定是否进行疫苗的加强注射。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截至8月15日,近60%的美国人口至少接种了一针疫苗,50.7%的人已经完全接种,72%的成年人至少接种了一针疫苗,实现完全接种的成年人口比例为61.7%。

柯林斯和福奇都强调,阻止病毒的最好办法是让未接种疫苗的人接种疫苗。据美媒报道,数据表明,接种疫苗对防护感染起到显著作用。根据24个州追踪突破性病例的数据,至7月底,只有1.7%的确诊病例发生在完全接种疫苗的人身上。

根据CDC的数据,疫苗接种率低的地区受到的疫情打击格外严重。根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数据,亚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内华达州和得克萨斯州这八个州的新冠住院患者至少占全美住院人数的15%。而这些州的疫苗接种率也低于全美平均水平。

高盛研究公司高级经济学家斯特鲁伊文说,德尔塔毒株造成的担忧仍可能拖累美国经济增长。他指出:我们确实认为,德尔塔毒株的传播增加将一定程度上拖累美国经济增长,因为消费者会表现出避险情绪。

斯特鲁伊文称,最近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认为能够防御新冠病毒的美国人比例从6月份的50%下降到7月份的38%。他补充说:有趣的是,真正感到害怕的人恰恰是完全接种过疫苗的人。而感到安全的人则是那些不打算接种疫苗的人。因此,我认为风险规避在经济效应中是非常重要的,这里涉及的不仅是客观的医疗风险。

美国债务上限的担忧情绪犹存,支持金价

在两党长达数周的僵局威胁到金融市场健康和美国政府持续运作的情况下,这个押注可谓勇敢者游戏。

如果今年秋天出现市场动荡和联邦政府停摆,民主党人推进总统拜登4.1万亿美元经济议程的努力将折戟沉沙,在明年将举行中期选举之际,对民主党自己构成一记重击。

民主党上周放弃了在参议院以一己之力强行提高债务上限的机会,而是选择通过正常的立法程序,可能附在权宜开支法案里——这将需要拉拢10位共和党参议员。

民主党人已经表示,不断增长的债务承担不该全是民主党人的责任,至少部分原因是共和党人掌权时的减税。

这个策略让一些左翼政治观察人士感到抓狂,认为这是不明智甚至是疯狂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大多数共和党人反对拜登的大部分支出和税收计划,表示如果拜登执意追求这些目标,他们将不会帮助提高债务上限。

正如麦康奈尔建议,民主党人可以简单地在预算决议中加入一项条款,允许以一党之力提高债务上限。但他们最终选择的做法是寻求建立一个先例,避免任何一党挟持债务上限。

在上一次债务上限危机时期担任欧巴马高级顾问的DanPfeiffer在最近的专栏中建议,民主党本应利用预算程序在债务问题上绕过共和党,把债务上限提高到足够高,让拜登在2024年总统大选前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再找国会。

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已经警告国会,8月休会结束后需要采取行动。在共和党强烈反对的情况下,民主党撰写这么大部头的方案并非易事。与此同时,议员必须通过一项权宜开支法案,让政府在9月30日之后继续运行。

民主党是将暂停债务上限纳入权宜开支法案,还是采取更复杂的路径,前民主党参议院工作人员、现在为中间派研究机构ThirdWay工作的ZachMoller表示正在密切关注。

十年前,美国一度接近历史性的债务违约,动荡了金融市场,导致联邦债务有史以来首次信用评级下调,股市、消费者信心以及当时的欧巴马政府和国会的支持率全线下跌。

与2011年共和党人掌握众议院不同,如今是民主党人掌控参众两院和白宫。而且明年中期选举在望,共和党人已经开始重提债务、赤字和通胀问题——在前总统特朗普时期,他们将这些问题束之高阁。

没有防范冗长辩论的特别措施,没有至少部分共和党人的支持,民主党人要想避免债务违约绝非易事。

全球地缘政治局势的担忧情绪升温,支持金价

联合国安理会就阿富汗局势召开紧急会议,呼吁立即停止暴力行为。当地时间16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紧急审议阿富汗问题公开会。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表示,阿富汗绝不能再度成为恐怖分子天堂。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参加了会议,并首先进行了发言。古特雷斯表示,他呼吁包括塔利班在内的各方采取最大限度克制,保护生命并确保人道需求可以得到满足。此外古特雷斯还呼吁国际社会要确保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怖主义的平台。

古特雷斯称,面向未来,我呼吁立即停止暴力行为,让所有阿富汗人的权利都能得到尊重,所有阿富汗参与的国际协议都能得到遵守。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发言表示,阿富汗局势已发生重大变化,我们尊重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和平、稳定和秩序,最大限度避免无谓伤亡和产生大规模难民。

耿爽表示,中方始终主张政治解决是阿富汗问题的唯一出路。他表示,当前阿富汗的人道局势十分严峻,国际社会应加大向阿富汗和接收了大量阿富汗流离失所者的阿富汗邻国提供人道援助,帮助缓解地区人道危机。

另据报道,16日公布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不认可美国总统拜登处理美军在阿富汗行动的表现。

这项特拉法加集团组织的民调于14日至15日期间完成,正是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阿富汗局势急速变化的关键时刻。民调结果显示,69%的民众对拜登的相关应对不满意,只有23%人满意。

从党派来看,48%的民主党人不认可拜登在这一议题上的表现,近40%的民主党人表示认可。共和党人之间的相差更悬殊,近89%受访者不认可拜登的应对,只有7%人予以认可。

当地时间16日,拜登发表讲话表示,自己仍坚定支持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并称白宫国安团队正在“密切监视当地局势”。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竞选委员会主席斯科特当天呼吁国会,对拜登处理阿富汗问题的方式进行调查,他还提及了动用宪法第25修正案罢免拜登的可能性。

美债收益率持续走低给金价带来支持

美债收益率周一下跌,因人们对塔利班武装夺取阿富汗政权,可能加剧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感到担忧,助燃了对避险美债的需求。此外,上周五美国经济数据表现疲弱的影响仍在继续发酵,新冠病毒变种的持续扩散,也使人们更加怀疑经济能否很快恢复正常。

行情数据显示,指标10年期美债收益率周一尾盘下跌1个基点报1.273%。尽管全天整体跌幅不大,但该收益率盘中稍早曾一度低见1.223%,创一周半新低。

其他各周期收益率周二也普遍小幅下跌。2年期美债收益率跌0.2个基点报0.221%,5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3个基点报0.765%,3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0.2个基点报1.93%。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阿富汗政府的迅速垮台和塔利班闪电接管政权,正令一些西方政府忧心忡忡,担心席卷阿富汗的混乱和不稳定可能会蔓延到邻国,甚至掀起远至欧洲的难民潮。

不少市场策略师也预计,塔利班取得阿富汗实际控制权后,尽管在短期内不会对市场产生太明显的冲击,但长期影响值得关注。

FHNFinancial利率策略师JimVogel在一份报告中称,阿富汗局势的发展意味着阿富汗的3800万人将陷入混乱,仍受疫情冲击的世界将进一步陷入动荡。

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正令市场情绪变得更为谨慎,周一美债收益率的跌势大多集中在亚欧时段,反映出市场避险资金的第一反应仍是买入美债。

而在美国国内,眼看着美国付出20年巨大代价的一场战争如此混乱收场,很多议员也对拜登政府的作为表达了愤怒,这无疑可能危及民主党明年中期选举的选情,而此前拜登已经因为逾4万亿美元的经济法案遭到一些议员的阻挠。

除了地缘局势外,美债收益率周一整体的弱势表现还受到了其他诸多因素的影响。纽约联储周一公布,8月纽约州制造业活动指标降幅大于预期,因发货量增长几乎停滞,新订单增幅远低于上月。在上周五密西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创下十年新低后,眼下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前景愈发感到忧心。

新冠德尔塔变异病毒的持续扩散,也正成为阻碍美债收益率上行的最新拦路虎。“美国利率水平的主要驱动因素是走出疫情的路径。至少在美国,在进一步推迟新常态下的业务恢复方面,德尔塔变种感染病例增加带来了足够的不确定性,”BMOCapitalMarkets的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

在8月6日-12日期间接受媒体调查的经济学家的预期中值显示,指标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今年年底料将升至1.60%,不过这一目标位较前一份调查已大幅下调了约20个基点。

这反映出美债收益率二季度以来的持续跌势,正迫使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调整此前大幅看涨收益率的预期,高盛和摩根大通本月早些时候就双双调降了对10年期美债收益率年度的目标预测。

市场密切关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二的讲话

北京时间周三凌晨1点30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与全美教育工作者和学生进行线上市政厅会议,讨论美联储和经济教育的工作。

投资者并未指望在下周的杰克逊霍尔研讨会之前会有金市方面的利好消息,因此,一旦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在周二晚些时候的市政厅会议上有任何意外之举,黄金市场就很容易受到影响。

市场上存在一定程度的自满情绪,交易员押注鲍威尔在下周会议前不会谈论任何实质性内容。

瑞穗证券驻东京首席外汇策略师铃木健吾表示,“鉴于市政厅会议面向的是教育界人士,加上下周就要召开杰克逊霍尔会议,市场可能低估了市政厅会议的重要性。“鲍威尔很有可能会借此机会让市场为杰克逊霍尔即将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

投资者急切期待着美联储的年会,寻求美联储政策的最新消息,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7月份就业报告是否会让债券减码提前。此次研讨会定于8月26-28日举行,以往经常会在这里发表重要声明。

无法确定鲍威尔是否会在市政厅会议发表有关货币政策的评论,但他可能还有余地宣称在减码前需要劳动力市场取得进一步进展。7月份失业率降至5.4%,但仍远高于去年2月3.5%的疫情前水平。

美联储多位官员推动2022年年中结束购债计划,不利于金价

据多家媒体报道,美联储官员即将达成协议,如果经济持续复苏,将在大约三个月内开始退出当前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在近期的采访和公开声明中,一些美联储官员甚至推进在明年年中结束资产购买计划,并主张大幅提前启动利率时间表。

美联储曾在去年12月的利率决议上表示,将保持目前的购债速度,直到在实现2%的平均通胀率和强劲就业数据目标方面取得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

央行官员们在7月27日至28日的会议讨论聚焦在两个重要问题上:何时启动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量Taper,以怎样的速度缩减。美联储将于周三发布会议纪要,或提供关于更多线索。

主席鲍威尔在7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离加息还有一段距离,目前还不会出现在我们的大屏幕上。最近一系列强劲的就业数据报告为美联储在9月会议上释放Taper意图提供了有力支持,不过具体决策可能最快会在11月的会议上宣布。

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Evans上周在虚拟圆桌会议上说:我预期我们将进一步取得实质性进展……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

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希望在9月会议上能看到足以启动Taper的就业增长。潜在的缩表方案有可能定于今年秋天的某个时间点,这取决于德尔塔变体或其他变体是否会使劳动力市场大幅放缓。他希望,如果强劲的经济增长持续下去,我们将在明年年中完成缩表计划。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表示同意。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些购债是为了刺激需求,但我们没有需求问题。在大萧条之后,我们做到了。所以我不想使用2009年到2013年的剧本。

美联储于2013年12月启动的缩表计划进展非常缓慢,时间表一度拉长到了10个月。因为缩表一旦开始,经济表现就显著疲软,失业率升高,通货膨胀率也变得温和。

但美联储如今面临的情形与之前迥异:经济正快速增长,失业率大大降低——7月份的这一数据为5.4%,但是面临着通胀过热。即使在美联储讨论减缩减购债计划时,今年的美国国债收益率也已经出现下降。

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上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认为经济能支持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开始缩减。她说,劳动力市场非常强劲——越来越强劲。不过她补充说:讨论如何减少购买还为时过早。

其他一些官员则主张要有更多的耐心。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LaelBrainard)上个月表示,她希望在做出决定之前先观察9月的就业数据。该数据要到10月初的第一个周五才公布,这将把缩表计划的决定时间拖延到11月会议。

埃文斯也没有说明他认为需要多长时间。但他预计到明年年底通胀率将回落至2%,这将减少取消货币刺激措施的紧迫性。

罗森格伦说,他倾向于将每月的购债量减少同等的量。由于美联储购买的国债数量是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两倍,这将导致抵押债券购买的结束时间是美国国债的一半。

卡普兰表示他赞成在8个月内一起减少对这两种债券的购买,即每月减少100亿美元的国债和5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在我看来,这是最谨慎的做法:尽快开始,循序渐进。对我来说,逐渐意味着八个月。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他希望在10月开始削减资产并在明年3月之前结束该计划,每月减少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购买量和100亿美元的抵押债券购买量。美联储理事沃勒也给出了类似的想法。

布拉德上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美联储在决定明年晚些时候是否加息时具有更大的灵活性。我不想太快加息,因为这可能会非常具有破坏性,所以我推荐在2022年提供更多的选择。
来源:汇通网

2021-08-17T18:30:22+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