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T+D收涨,受益于月末回补头寸,而美联储紧缩预期始终施压金价

周四(7月1日)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T+D收盘上涨0.97%至370元/克;白银T+D收盘上涨1.94%至5399元/千克。金价收涨幅,主要因在上个交易日6月结束之际,很多持有空头头寸的投资结束了头寸,因此金价受益。不过综合来看,当前市场还是对美联储提前紧缩的预期抱有忌惮心里,因此金价涨幅受限。目前市场都在密切关注周五非农就业报告的表现。

黄金T+D收涨,受益于月末回补头寸,而美联储紧缩预期始终施压金价

上海黄金交易所2021年7月1日交易行情,黄金T+D成交量26.614吨;

黄金T+D收盘上涨0.97%至370元/克,成交量26.614吨,成交金额98亿1378万8280元,交收方向“空支付给多”,交收量7.056吨;

迷你金T+D收盘上涨1.06%至370.32元/克,成交量4.945吨,成交金额18亿2498万5690元,交收方向“空支付给多”,交收量22.506吨;

白银T+D收盘上涨1.94%至5399元/千克,成交量4842.144吨,成交金额259亿5358万7078元,交收方向“多支付给空”,交收量72.030吨

美联储鹰派预期始终给金价沉重压力

美联储官员已经开始讨论何时以及如何放缓每月购买800亿美元美国国债和400亿美元MBS的计划,这些计划旨在帮助经济从新冠疫情中恢复。

自去年以来,美联储一直在每月购买8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400亿美元的MBS,以在疫情期间支持美国经济。主席杰罗姆·鲍威尔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减码讨论正在展开,并将在未来几次的FOMC会议上继续进行。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已经承诺在实施任何行动前都会给投资者很多预先警告。他在4月28日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在缩减国债购买前先缩减MBS的做法时表示,上述购买并非旨在帮助房地产市场,但他没有透露他的立场。

当7月7日公布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6月政策会议纪要时,金融市场可能会更多地了解美联储内部有关减码机制和时间的辩论。

此前几位地区联储行长包括堪萨斯城的EstherGeorge以及圣路易斯的JamesBullard都曾指出,他们青睐减码从MBS入手,因为他们担心房地产市场过热。

波士顿联储行长EricRosengren在6月25日表示,当开始缩减购买规模时,MBS和美国国债可能会减少同样的金额。这将意味着美联储会在结束购买国债之前很久就已经结束了MBS购买。

花旗集团全球市场首席美国经济学家AndrewHollenhorst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美联储政策制定委员会的核心成员们似乎倾向于在缩减购债方面平等对待MBS和国债,并写道“虽然这些问题仍有待讨论,但我们认为官员们最有可能追求同样比例的减码策略。”

本周发言的美联储官员鹰鸽观点不一

美联储理事Waller加入支持优先缩减MBS购买的决策官员行列,Waller是第一个公开支持首先减码MBS的美联储理事。他表示由于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减码或许会在年底之前开始。

倾向于在开始缩减资产购买时优先减码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的美联储官员们获得了理事ChristopherWaller的响应。Waller是第一个公开支持首先减码MBS的美联储理事。他表示,在房价急剧上涨的情况下,这种沟通会简单明了。

Waller周二称,我认为这对公众来说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房地产市场火爆。我们应该仔细考虑MBS购买事宜,如果我们要先减码它们,这未必会成为大问题。

Waller表示,由于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减码时机可能比官员们在2020年底的预期要早,或许会在年底之前开始。

达拉斯联储行长RobertKaplan表示,美联储这一次缩减资产购买的行动–他希望将“很快”开始–会更加顺利,因为投资者已经知道正在讨论此举措。

Kaplan周三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希望市场了解这一动向,我认为我们在FOMC进行的辩论–其中一些是公开的–是好事情,人们注意到这些调整即将到来,唯一的问题是何时调整。

Kaplan表示,美联储从2013年吸取了一些教训,当时它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首次宣布放缓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当时的这一消息引发了金融市场的剧烈震荡,投资者在所谓的“减码风暴”中出售高风险资产并追捧避险的债券。

Kaplan表示,在疫情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人失业和企业关闭之际,资产购买是有用的。这些购买非常擅长刺激需求,但目前我们有充足的需求,我们的问题是供应,当面临供应问题时,这些资产购买就不是很有效了。

亚特兰大联储银行行长RaphaelBostic说,虽然从国内生产总值意义上美国已从疫情中“实际上完全恢复过来”,但就业“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回去”,现在比疫情前趋势低约900万到1000万个就业岗位。

他说,当9月孩子们回到学校决策层就可以开始收到更清晰的信号。他说通胀并没有失控,但我们需要关注,企业对通胀的长期预期没有改变。

美联储逆回购需求量飙升,说明美联储收紧的压力大增

市场对美联储用来帮助控制短期利率的一项关键工具的需求规模飙升至近1万亿美元,创纪录新高。

纽约联储数据显示,90家参与者周三通过隔夜逆回购工具向美联储存放了总计9920亿美元资金,刷新周二创下的8412亿美元前纪录高位。交易对手数量为2016年以来最多,成交量增幅为6月17日以来最大。

自6月早些时候美联储将隔夜逆回购利率从0%提高至0.05%以来,需求激增,因美元融资市场继续充斥着过剩流动性。这部分是因为美联储购买资产及财政部收缩现金账户所致。

此外,一些交易商在季度末前夕减少资金市场活动以巩固资产负债表,进一步压缩了存放闲置资金的空间。

美国国债跑需求不减,限制美债收益率走高也限制金价下跌

货币政策展望转鹰通常不利于债券,但美国国债却在6月份诠释出截然不同的景象。

自6月16日美联储把加息预期提早以来,巴克莱美国国债总回报指数上涨了0.5%,在全球前30大可比国债指数中拔得头筹。

美联储转向鹰派让人们对它容忍通胀上升的承诺产生怀疑,并担心加息速度快于预期可能对经济造成压力。较短期国债遭遇抛售–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从0.14%升至0.25%,为一年多以来最大涨幅,但是通胀预期下降,长期国债上涨使收益率曲线趋平。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1.59%降至1.45%。

星展银行驻新加坡利率策略师EugeneLeow表示,这种转变降低了通胀可能失控的尾部风险,让长期国债受益,美联储对通胀的担心可能比他们之前向外界传达的更高了。

美联储最新点阵图显示,2023年美联储可能至少加息两次,三个月前他们还预期不会有加息。野村证券策略师NaokazuKoshimizu在上周一份报告中写道,如果美联储2022年末开始加息,就必须在9月做出削减资产购买规模的决定。

伴随通货再膨胀押注降温,30年期较5年期国债收益率溢价在6月18日收于9月来最低,随后在投资者权衡货币政策收紧对债券潜在影响的情况下企稳。

行业研究首席美国利率策略师IraFJersey在报告中写道,市场看上去似乎相信,提早削减资产购买规模和早于预期加息将使经济增速放缓,并继续把投资者吸引到美国国债市场,我们不太这么认为,我们相信市场在实际宣布减码后大幅下跌的风险正在上升。

美国小非农表现超预期,给金价带来压力

美国6月ADP就业人数变动69.2万人,预期60万人,前值97.8万人。

ADP报告称,6月建筑业就业人数增加4.7万人,5月为增加6.5万人。6月制造业就业人数增加1.9万人,5月为增加5.2万人。6月贸易/运输/公用事业就业人数增加6.2万人,5月为增加11.8万人。6月金融服务业就业人数增加1万人,5月为增加2万人。6月专业/商业服务业就业人数增加5.3万人,5月为增加6.8万人。

ADP首席经济学家Nela表示,就业市场复苏依然强劲,第二季度出现强劲的就业增长。尽管目前的就业人数仍比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少了近700万,但自2021年初以来,新增就业人数总计约300万。服务提供商是受打击最严重的行业,继续承担着巨大的负担。随着全国各地的企业开始全面复工,休闲和酒店业的增长最为强劲。

CNBC评美国ADP就业报告称,由于酒店业招聘激增,6月份私营部门就业人数增长速度快于预期。一个坏消息是,5月份数据最初报告的97.8人被大幅修正,尽管这仍然是2020年9月以来表现最好的一个月。

CNBC预计,美国劳工部将于周五公布备受关注的非农就业人口数据,ADP报告将为此提供参考。经济学家预计,非农就业人数将增加70.6万人,5月份为55.9万人,失业率预计将从5.8%降至5.6%。然而,ADP和劳工部的数据往往相差很大。
来源:汇通网

2021-07-01T18:42:2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