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市周评:美指回落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英镑承压英银释放鸽派基调

周六(6月26日)当周美元指数维持震荡回落的走势美联储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同时拜登基建计划的预期给美元短线压力。其他货币方面,英国央行鸽派基调给英镑压力,而市场预期欧洲央行逐步收紧给欧元带来了短暂的提振,同时美元走软和经济向好的预期支持澳元。

下周投资者需要重点关注美国6月非农就业报告,鉴于美联储把未来的政策走向归结于数据表现,那么这份报告就将给美联储施政带来更多的指引。接下来,我们为大家解读本周外汇市场的几个主要品种的走势,以期能够更好地把握未来行情。

汇市周评:美指回落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英镑承压英银释放鸽派基调

美元指数本周震荡回落调整,美联储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同时拜登基建计划的预期给美元短线压力

汇市周评:美指回落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英镑承压英银释放鸽派基调
图:美指日图走势

美联储官员本周讲话鹰鸽不一。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讲话,为加息预期降温。鲍威尔表示,一旦供应失衡得到解决,上升的通胀率应该会向央行2%的目标回落。

鲍威尔在为周二向众议院新冠病毒危机特别委员会作证准备的书面发言中说,近几个月通货膨胀已显著上升,原因是油价上涨,且随着美国经济重新开放支出出现反弹。随着这些暂时的供应影响减弱,通胀预计将朝着我们的长期目标回落。

鲍威尔的说法很大程度上重复了他在6月16日议息会议后记者会上的开场白。美联储官员上周令投资者感到意外,因为点阵图显示他们提前了对加息的预期时间和步伐,同时还开始讨论何时缩减资产购买规模。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表示,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们离实现我所解读的重大进一步进展还有相当一段路要走。威廉姆斯说,总的来说,我看到的是市场认知的相当微小的调整。他指的是市场对上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决定的反应。

威廉姆斯称,总的来说,我绝对不会把这描述为任何形式的小型减码风暴。我认为就业和物价稳定在两方面都面临风险。供需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调整。时间可能需要几年。我们不知道。但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得比你预期的要快,那么这些推高通胀的物价上涨实际上会在明年拉低通胀。

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和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卡普兰重申,他倾向于尽早开始缩减QE,央行购买债券是为了降低利率并刺激需求,如今需求已经上升,而限制经济增长的很多因素都与供需失衡有关,尽早缩减购债能让美联储在决定何时加息时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美国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在6月23日的最新表态中称,他预计美联储可能将在未来几个月决定放缓资产购买,同时他赞成在2022年开始加息,预计美联储将在2023年加息两次。考虑到近期数据的上行惊喜,我已经将我对首次行动的预测提前到2022年底。在谈到美国经济复苏时,博斯蒂克表示,正接近“取得实质性进展”这一标准。

最新的季度预测显示,18位美联储官员中的13位预计2023年底前将至少加息一次,而3月做出同样预测的官员仅有7位。11位人预计2023年末前将至少加息两次。此外,7位官员预测最早加息的时间可能在2022年,多于3月时的4位。点阵图还表明,决策者们对其通胀预测的风险和不确定感走高。

拜登的基建计划激发市场乐观情绪施压美元。当地时间周四,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他同意了两党参议员小组所提出的基建计划。据媒体报道,该方案总成本为1.2万亿美元,为期8年,包含约5590亿美元新支出。

拜登表示,新的基建计划并不包含他之前提出的“美国家庭计划”。根据拜登之前的设想,“美国家庭计划”要求联邦政府在教育、儿童保育和其他优先事项上增加1.8万亿美元支出。

值得一提的是,两党参议员小组所提出的基建计划不包含增加新的税收,而这正是两党最大的冲突之一。拜登最早提出了2.3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他当时表示,将提高针对富人群体的税率,从而为基建计划庞大的开支买单。此举遭到了共和党方面的强烈反对,共和党方面多次表示,税率是共和党谈判过程中不可逾越的红线。

两党参议员小组共有21名成员,包括11名共和党参议员和10名民主党参议员。小组成员之一、共和党参议员RobPortman表示,经过妥协,两党达成了一个令双方都满意的方案,共和党和民主党之前都承诺要尽快结束这件事。

欧元兑美元震荡小幅回升,受益于美元走软,在美联储释放紧缩预期后,欧洲央行紧缩的压力也增大

汇市周评:美指回落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英镑承压英银释放鸽派基调
图:欧元兑美元日图走势

欧洲央行逐步紧缩的压力增大,支持欧元。随着全球疫情好转,经济复苏和通胀抬升也相伴而至,尽管美联储、欧洲央行暂未行动,但已经有不少国家吹响了收紧政策的“号角”。

当地时间6月22日,为了应对经济快速复苏之际不断上升的物价压力,匈牙利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30个基点至0.9%,成为新冠危机后首个加息的欧盟国家央行,隔夜存款利率则一如预期维持在负0.05%不变。

分析表示,匈牙利是第一个加息的欧盟国家,随着时间推移,更多的欧盟国家将随之效仿,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匈牙利加息的大背景是,随着美国经济重启,物价迅速反弹,美联储官员已开始讨论结束债券购买计划,并于上周将疫情后首次加息的预期提前。

美国的经济繁荣也正在推升全球通胀,多国央行已经被迫加息。俄罗斯央行今年已三次加息,将基准利率提高至5.5%,行长纳比乌琳娜表示俄罗斯将继续提高利率。巴西央行早前宣布连续第三次加息0.75个百分点,并暗示未来可能会有更大幅度加息,从而抗击超过8%的通胀。土耳其央行3月份大幅上调关键利率至19%,以对抗高达两位数的通胀率以及里拉不断贬值之势。

除了俄罗斯、巴西、土耳其、匈牙利等国纷纷提高利率来应对通胀,挪威央行上周也表示,将在9月份加息,预计捷克等国的央行也将很快加息。

分析认为这些央行的加息可能会带给欧洲央行更多紧缩的压力,从而限制欧元的跌幅。

欧洲经济数据低迷,欧洲央行当前依旧维持鸽派基调。事实上,欧洲央行目前依旧鸽声嘹亮,持续看淡通胀风险。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拒绝将美国和欧元区进行比较,称美国经济复苏要比欧元区快得多。美国和欧洲的情况显然不同,很容易拿来进行比较,但考虑到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许多差异,这样做不是很明智。

分析认为,这只不过是拉加德在安抚市场。不过美国对欧洲通胀的影响将会逐渐的显现出来。

欧洲央行24日发布的经济公报预计,2021年下半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将继续明显改善,中期经济复苏也将受到强劲需求以及货币财政政策的持续支持;虽然今年价格上涨压力有所增加,但长期通胀预期仍处于较低水平。

这份反映欧洲央行理事会在6月货币政策会议时对经济和货币状况评估的公报称,尽管今年的潜在价格压力将有所增加,但在经济严重疲软和近期欧元汇率升值影响的背景下,预计价格压力总体上将保持低迷,部分原因是工资涨幅较低。疫情结束后,在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支持下,将有助于中期内潜在通胀逐步上升。但长期通胀预期的调查和基于市场的指标仍处于较低水平。

目前市场普遍预计欧洲央行将在下半年收紧政策,但不会早于美联储行动。高盛预计,欧盟可能在9月决定收紧购债计划,而且对于过往执行的财政紧缩政策也可能不再依赖。至于美联储,分析师预测可能将在8月或9月发出缩减债券购买的暗示,并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正式宣布。

荷兰国际集团外汇分析指出,对美联储利率预期的市场定价似乎已经处于鹰派立场,表明提前缩减购债或加息的评论现在对资产价格的影响更为可控,尤其是短期影响。随着投资者“习惯”了鹰派论调,美元的上行空间变得有限。尽管今天德国公布的重要调查数据远超预期,但未能为欧元兑美元汇率上行提供支撑,该货币对仍受美联储相关鹰派言论的严重影响。

英镑兑美元本周冲高回落,英国央行释放鸽派基调给英镑压力

汇市周评:美指回落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英镑承压英银释放鸽派基调
图:英镑兑美元日图走势

本周四,英国央行宣布保持货币政策不变,强调不要过早加息。并对通胀走高表示关注。这与近期欧洲央行鸽派基调表态一致——尽管对通胀风险高度关注,但仍坚持通胀走高将是暂时性现象。

在6月24日的例会上,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一致投票决定将主要贷款利率维持在0.1%的历史最低水平,大多数人投票决定将资产购买规模维持在目前的8950亿英镑水平。

即将离任的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在其作为MPC成员的最后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异议,他认为英国央行应当将8950亿英镑的量化宽松计划削减500亿英镑。“自5月份以来,全球经济增长势头比预期的要强一些”,英国央行表示,全球价格压力进一步加剧。
  
但英国央行警告不要“过早收紧刺激政策”,相对过往,其在维持刺激政策的必要性上措辞更加强硬。这番言论与英国央行对通胀预期的大幅上调形成了鲜明对比——官员们预计未来通胀率将达到3%的峰值,比他们六周前的预测高出0.5个百分点。

英国央行还预计,英国经济将经历短暂的强劲反弹以及通胀高于目标的时期。但随后经济增长和通胀都将回落。

英国央行指出,围绕这条中心路径存在着双重风险,近期价格上行压力可能比预期的要大一些。综合金融市场指标和对家庭、企业和专业预测人士的调查,委员会认为英国的通胀预期仍很稳定。

英国央行如是表示。目前,英国CPI涨幅已出现两年来首次超过英国央行2%目标的情况。虽然通胀走高导致市场对英国央行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增强,但英国国内疫情仍存不确定性以及疫情影响下的失业人口数量庞大,意味着该国经济仍然需要刺激政策的扶助。

美元兑加元本周冲高回落,整体维持跌势,受累于美元走软,同时受累于加拿大央行相对鹰派的基调

汇市周评:美指回落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英镑承压英银释放鸽派基调
图:美元兑加元日图本周走势

相对于美联储的鹰派基调,加拿大央行可能要比美联储更为激进。

分析认为,由于加拿大政府财政支出大幅增加,加之国民家庭现金储蓄充裕,投资者押注,在加拿大央行的下一个紧缩周期内,利率峰值将数十年来首次攀升至之前的峰值以上。

据媒体报道,在自1990年代初以来的4个主要紧缩周期中,加拿大央行的关键利率峰值,一直低于之前的水平。但这可能会在下一个周期发生变化,因为全球各国政府支出正创历史新高,令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前景更加乐观。

为刺激经济,加拿大政府将在3年内支出1010亿元,约占GDP的5%;而美国总统拜登则提出了数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支出计划。

更高的加息峰值,可能会令加拿大央行具备更多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的实力,还可能刺激经济结构发生变化,推动储蓄和投资而不是借贷。近年来,加拿大人一直大量借贷,参与投资这个世界上最热门的房地产市场之一。

加拿大央行已暗示,可能会在明年下半年,从0.25%的历史低点开始加息,这个时间大大早于美联储预测的2023年加息。

掉期市场数据显示,紧缩周期的峰值利率5年内预计将达到约2%,高于之前的峰值1.75%。

加拿大央行还估计,联邦政府在疫情期间对国民家庭提供的财务支援,再加上国民居家避疫支出减少,去年国民的储蓄总额增加了约1800亿元。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资本市场的高级经济师RoyceMendes认为,这些增加的现金储蓄,可能会在未来10年令消费者支出增加,推动下一个紧缩周期的利率峰值不仅高于前一个周期,而且高于中性利率。他指出,所有这些钱最终都必须流向某个地方。未来数十年中,它们不会只在国民家庭的银行账户中放著不动。

澳元兑美元本周震荡攀升,受益于美元走软和良好的经济复苏预期

汇市周评:美指回落鲍威尔打压升息预期,英镑承压英银释放鸽派基调
图:澳元兑美元日图走势

上周,美联储表示可能在2023年末加息,在如此“鹰派”论调影响下,美元大幅升值,超乎很多人的预期。这也就造成澳元在内的各类货币价格一阵暴跌。但随着市场在本周初开始重新审视美联储提早加息的可能性,美元价格也有所回落。

分析指出,美元的价格走势是短期内影响澳元汇率的最主要的因素。只要美元出现大幅震荡,澳元汇率就会在其带动下出现显著波动。

尽管有一些澳大利亚金融机构的经济学家认为,澳大利亚也会在2023年加息,但目前澳联储的口径仍是:2024年之前不会加息。

澳洲联邦银行预计澳洲联储将成为首批加息的央行之一,早期加息料将支持澳元的复苏。但从短期来看,金融市场更感兴趣的是货币政策的其他方面,即收益曲线控制和债券购买计划。在购债方面,仍预计澳洲联储将在7月6日会议上宣布将购债规模从100亿澳元削减至50亿澳元。如果澳洲联储宣布缩债,则澳元有望收复近期大部分失地。

不过,经济学家们纷纷将澳洲联储首次加息时间预期从2023年提前至2022年,但这可能为时尚早。澳洲联储仍在讨论2024年的事情,澳洲联储主席助理埃利斯此前强调,实现充分就业是国家的优先事项。

澳大利亚国民银行认为,尽管存在澳洲联储于2023年晚些时候采取行动的可能性,但考虑到其设定的薪资增速保持在3%以上的高门槛,仍然认为该联储可能在2024年采取行动。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团队对澳元汇价前景予以了持续看空预测,预计在未来数个月中澳元汇价将持续走低,因美元指数届时料将在美联储政策紧缩预期进一步发酵之背景下走强,从而打压非美货币走低,而高风险的商品系货币澳元在此背景下则将首当其冲。

另有分析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短期澳元汇率的波动趋于缓和;但长期而言,我们判断澳元汇率仍将趋向于承压。主要原因有两点:

第一,预计未来两年,美元上涨趋势比澳元更强。这是由于,当前美联储和澳联储的各种对外表态显示出,美国加息的速度很可能快于澳大利亚。目前有七成美联储官员认为将在2023年加息,甚至有一些人认为不排除22年底的可能性。

第二,澳大利亚经济恢复明显领先于其他的主要发达国家,主要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走高的推动,这也使得澳元汇率自去年底以来非常坚挺。可这一支撑澳大利亚经济走出疫情的先发优势,不可能永远保持下去。相反地,由于疫苗接种速度较慢,澳大利亚对外开放会晚于欧美,导致在未来恢复全球经济秩序过程中可能会掉队。
来源:汇通网

2021-06-26T17:09:54+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