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绿党继续领跑民调,民心思变下经济政策前景或迎剧震

德国将于2021年9月26日举行联邦大选,而在任已经16年之久的现任总理默克尔已经早已表示不再追求第五个任期,这令“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乃至欧洲经济政策前景都充满变数,尤其是在当前民调显示选情分外胶着,主张激进环保主义政策的绿党已有相当大可能会赢下大选成为议会第一大党这一背景之下。

民调显示,绿党与当前执政的中右翼基民盟-基社盟联盟的支持率在伯仲之间,大约各获25%的支持率,而传统两大党之一的中左翼社民党则仅获15%支持,大批该党的选民已经转投绿党门下。虽然近期民调显示执政联盟支持率有所回升,但是默克尔的党内接班人能否顺利接过总理职位,仍然充满玄机。

观察人士因此也指出,因为绿党的异军突起,在今秋大选之后,德国政局将变得非常微妙。即使绿党无法赢得独自组阁所需的议席,其或者成为执政大联盟的关键势力,或者成为最强大在野反对党的前景,都不可避免地会令其政策取向在德国这一欧洲最大经济体的经济与产业政策层面留下深远烙印,并因而已经提前引发了企业界人士的关注。

德国工业企业巨头西门子公司的前CEO凯瑟(JoeKaeser)就对媒体表示,绿党有史以来第一次对问鼎总理宝座表达出了兴趣,其女性党魁贝尔博克(AnnalenaBaerbock)反而比联盟党新党魁拉舍特(ArminLaschet)更有默克尔接班人的样子。一旦该党如愿上位,那么其所面对的议题却就将不仅仅限于环保领域,而是整个德国的政治、社会、经济,乃至欧洲范围内的方方面面。这其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德国绿党继续领跑民调,民心思变下经济政策前景或迎剧震
凯瑟因此指出,在经历了漫长的默克尔时代之后,选民希望更多新气象,同时,执政联盟过去一年来在处置疫情过程中引发的种种民间非难和争议,也令其失分不少。加之执政党继任候选人始终仍然生活在其前任、现任总统默克尔的巨大政治光环影响下,个人魅力难以彰显。这对于其挑战者而言,都是绝佳的机会。

而一旦绿党上位,或者至少在联合政府中有一席之地,那么其经济、财政与产业政策会带来何等影响,就将备受关注。而这也是今年德国大选格外引发商界密切关注的原因。作为全球最大的传统能源汽车生产国之一,德国经济正面临新能源革命的冲击与挑战,产自中国和美国等地的电动汽车正在蚕食该国三大车企的市场份额,而美国总统拜登的绿色能源新政,也目标直指向夺回全球最大汽车生产国的交椅。然而,当前的德国保守派政府却因担心失业问题,尤其是在疫情冲击尚无结束的状况下,而在汽车业转型阵痛期问题上犹豫不决。这,却可能正是其对手绿党的最重要政策切入点。

作为全球最大电气元件生产商之一西门子公司的前CEO,凯瑟也敏锐地指出了这个问题,称德国实现自2005以来首次领导人换届之时,也正是政策更新重起炉灶的最佳时机,这一机遇绝不应该被错过。无论何方势力最终赢得大选,都应该尽快在产业政策上做出调整,以便令企业界有明确的经营策略路线。一旦如此,经济就可以调整步伐与方向朝着新目标迈进,尽管此过程可能存在阵痛,有许多企业与个人会被时代无情地抛弃,但这就是经济竞争与演化的必然规则,只有适应潮流者,才能更加发展壮大。

凯瑟因此指出,默克尔总理在任16年,确实留下了巨大的政治遗产,但也不可避免地积累了各种历史包袱,这很可能令她本党的继任者不堪其重,但竞争对手却能够轻装上阵。这样的状况在2017年法国大选中就已经出现过一次,当时以半个政治素人身份参选的马克龙成功击败两大传统主流政党上位。现在看来,这一幕并非没有可能在德国重演。

而投资者也因而需要为德国经济政策在大选后可能出现的变数做好准备。因为无论如何,一旦德国绿党在夏季继续维持住当前的民调优势,就有可能成为G7大国中首个组阁执政的激进环保主义政党,届时,其在能源、产业及税收领域的组合拳力度,将只可能是当前美国拜登政府新政的进一步强化版,这对于传统产业关联行业,比如石油等行业将是进一步的利空,而其激进的财税政策也可能在欧元区引起连锁反应,并倒逼欧洲央行加以配合,从而在经济转型大手笔的带动下,引爆欧元汇价的持续震荡。
来源:汇通网

2021-05-21T15:58:4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