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鹰派唱起“鸽声”,平衡通胀率仍升至13年高位

对于美国通胀方向的猜测正在达到高潮,随着全球经济的重启,所谓的“通货再膨胀”交易主题近几个月颇为盛行,直至最近几周才稍有停歇。与此同时,人们开始激烈争论通胀压力是否真的会兑现。美联储一再表示,近期通胀压力升温只是暂时现象,但许多市场人士却不以为然,尤其是当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且供应短缺加剧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美联储鹰派唱起“鸽声”,平衡通胀率仍升至13年高位

美联储官员预计美国的通货膨胀不太可能失控


美联储官员表示,尽管政府为应对新冠疫情批准了前所未有的财政支出计划,但美国的通货膨胀不太可能失控。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周三在巴德学院Levy经济学研究所主办的虚拟会议上表示:“我认为发生这种情况的风险很小”。

埃文斯今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具有投票权,长期以来他一直是美联储较为鸽派的官员之一,但是他关于物价上涨只是暂时现象的观点在美联储内部得到了广泛认同。周三,向来偏鹰派的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和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以及美联储理事鲍曼都表达了与之类似的观点。

美联储官员希望确保投资者和美国公众不要对通货膨胀率上升感到震惊。他们努力淡化拜登雄心勃勃的支出计划所引发的经济过热担忧。

梅斯特表示:“鉴于通货膨胀长期处于低位,通货膨胀预期有所提高,意味着实际通货膨胀将朝一个可喜的方向发展”。她预计今年通胀率将升至2%上方,然后在2022年回落。她表示,“我不认为今年料将出现的通胀率上升会变成那种符合政策利率前瞻指引的持续现象”。

美联储官员在上周货币政策会议上将基准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并重申将继续以每月1200亿美元的速度购买债券,直到就业和通胀目标取得“实质性进一步进展”为止。当天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个过程需要“一段时间”。

减码宽松还未到时候


罗森格伦表示,现在还不是关注减码量化宽松力度的时候,不过年底前或许可以满足条件。听起来他对于相比国债,更快减少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持开放态度。他表示:“我确实认为,当我们考虑减少减码购债规模时,我们必须考虑美国国债和MBS减码速度的对比。抵押贷款市场现在可能不需要太多支持。实际上,我对金融稳定性的担忧之一是房地产市场是否过热。”

3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发布的预测显示,大多数美联储官员认为2024年之前基准利率不太可能从目前的近零水平提高。未来三年,通胀率将保持在等于或略大于2%的水平,失业率将在2023年底前逐步降至疫情前水平3.5%。

Bowman说,其中一些预测现在看来已经过时了,经济复苏的进度比3月发布预期时她的预测要快。

美联储鹰派唱起“鸽声”,平衡通胀率仍升至13年高位

无视美联储苦口婆心安抚美国5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升至13年高位


当政策制定者和市场预测者都加入对通胀的辩论之际,拿出真金白银的市场投资者将一个衡量预期通胀压力的指标推升至近13年高位。

周三,5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突破2.7%,创下2008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前一天市场因为财政部长耶伦的一席话遭遇惊魂时刻,耶伦先是暗示美联储可能需要提高利率以防经济过热,又在几小时后撤回了上述言论。

荷兰合作银行策略师RichardMcGuire表示,盈亏平衡通胀率的上涨反映出市场被不确定性笼罩,虽然决策者信誓旦旦保证通胀率上升只是暂时现象,但投资者还是担心疫情过后将迎来巨大通胀压力。不确定性占据了上风。

对大宗商品价格变化较不敏感的10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周三也升至多年来高点。不过长期盈亏平衡通胀率低于短期表明债市对于更远期通货膨胀的担忧不再那么严重。

美联储鹰派唱起“鸽声”,平衡通胀率仍升至13年高位

亿万富翁投资人LeonCooperman认为,节节攀升的通货膨胀率将迫使美联储明年加息。Cooperman周三表示:“我猜他们会对通胀感到惊讶,这会更棘手,而市场将对美联储在2022年某个时候升息感到惊讶。他们将为通货膨胀所迫。”他还表示,存在泡沫的是债券市场而非股市。

摩根大通首席市场策略师警告:多数投资经理面临“通胀冲击”风险


摩根大通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MarkoKolanovic警告称,职业生涯多数时间都在从通缩趋势中盈利的基金经理需要迅速转换方向,否则投资组合将面临“通胀冲击”风险。

Kolanovic在周三报告中写道:“如今很多投资经理从未经历过收益率、大宗商品价格、价值股或通胀率的大幅上升,过去十年间的配置大幅转向成长型、ESG和低波动率风格等一切与通胀负相关的资产,让大多数投资组合易受冲击。”

随着新冠疫苗和政府刺激政策推出,去年11月以来通货再膨胀交易如火如荼,包括押注美债收益率上升、周期性股票和小盘股等等。近几周来这种交易暂时偃旗息鼓,引起了人们对这股趋势会持续多久的争论。Kolanovic敦促客户在全球经济重启过程中赶紧适应新趋势。

Kolanovic表示:“鉴于失业率居高不下,以及通胀率长达十年低于目标,各央行可能会容忍较高的通胀率,并认为通胀只是暂时的。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资产管理者是否对配置做重大调整,以体现持续通胀可能性的上升。”

Kolanovic认为,随着数据继续预示商品和服务价格上涨,投资者将被迫从低波动率股票转向价值股,同时增加对大宗商品之类可以直接对冲通胀的工具的配置。他写道,这种趋势很可能会持续到下半年。

根据摩根大通数据,专业投资者尚未完全接受通货再膨胀交易。以股票为例,计算机算法和对冲基金目前持股都低于历史平均水平。

Kolanovic表示:“投资组合经理可能不会抓住机会,而是会重新定位投资组合,市场流动性低,系统性和宏观/基本面资金流,需要轮动或对冲通胀风险的金融资产规模庞大,这些因素相互作用,可能在明年对通胀和再通胀题材造成巨大影响。”

美联储鹰派唱起“鸽声”,平衡通胀率仍升至13年高位
来源:汇通网

2021-05-06T08:58:5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