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苦战低通胀困境,欧元将跌至1.16关口?

如果要说到央行对抗通胀过低问题的最糟情况,美联储决策高层过去会拿日本央行当做最经典案例,但现在让他们忧心忡忡的对象变成是欧洲。

美国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上周四(3月25日)向记者表示,他担心由于欧洲复苏脚步落后,当地需求将更难以上升,这也不利于欧洲对美国出口产品的需求,他认为这让欧洲央行面临更大压力。“我认为他们在拉抬通胀方面的挑战,将比我们在美国的挑战更加困难,况且我觉得我们在美国的任务已经很不轻松了。”

即使在新冠疫情危机之前,全球各地央行就已经对通胀疲软大感棘手,疫情引发的经济下滑只让这项挑战加倍艰难。通胀过低是经济疲弱的典型表现,而且通常会拉低利率,令央行更难用专注于资金成本的常用工具对抗衰退。

美国方面,超宽松货币政策、近5万亿美元的政府救助案、加快疫苗接种三管齐下,已引发对今年经济将大幅反弹的预期。但美联储决策官员说,随之而来的物价大涨可能不会长久持续,他们承诺将利率保持在近零水准,直到物价上涨变得更持久。

他们希望,通过这么做将有助于刺激通胀在2023年前升至略高于联储2%目标的水准;十年多以来,这个通胀目标一直未曾实现过。

欧洲财政响应力度一直较为温和,疫苗接种缓慢提升,欧陆各地的新疫情与封锁措施正在抑制复苏步伐。欧洲央行将今年通胀预估调升至1.5%,但即使是这么小的跳升也被视为是昙花一现,预估明年通胀料回落至1.2%,2023年小升至1.4%。

欧洲苦战低通胀困境,欧元将跌至1.16关口?

旧金山联联储主席戴利(MaryDaly)上周三(3月24日)对记者表示,日本一直是大家都在关注与谈论的国家,没有人想要落入日本的处境,日本央行数十年来一直在努力应对低通胀甚至是通缩局面。“但我不认为日本是目前最明显的例子,我认为最明显的例子是欧盟国家。”

戴利称,欧洲央行正在与通胀预期下降搏斗,后者削弱了其抗击衰退的能力。

这正是美联储希望避免的情况。去年美联储调整期政策框架,以助其实现平均2%的通胀率,并承诺容忍通胀率阶段性超标,以弥补阶段性过低的影响。

戴利称,要实现美联储新框架下的这一目标,需要“持续的耐心”。埃文斯也认同这一观点。他上周四表示,担心美国通胀预期就像欧洲一样在下滑,为此他希望通胀率升至2.5%,并在该水准维持一年。

整体而言,考虑到欧洲多个国家还受到第三波新冠疫情的拖累,而且新冠疫苗的接种要明显差于英国和美国,预计欧元未来一段时段偏向弱势。

欧元兑美元周一(3月29日)小幅走弱,目前交投于1.1781附近,短线来看,1.18整数关口也对汇价压制明显,若不能站稳在该位置上方,汇价后市后续进一步下探11月4日低点1.1603附近支撑。

北京时间14:57,欧元兑美元现报1.1781/83。
来源:汇通网

2021-03-29T14:59:2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