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金融大事前瞻:“大跌眼镜”的原油将成最大赢家?

各国为提振经济从2020年新冠病毒冲击中恢复,陆续推出了非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和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大幅提振市场信心,促使投资者转身投入在狂热的上涨浪潮中,各类风险资产猛烈上涨,美国股票指数创下一连串的历史新高,令人不得不感叹金融市场的瞬息万变。

最后,在疫苗逐渐出炉的同时,迎来新的一年,无论2020年操作顺利与否,2021年都将是崭新的一年!本文带领大家展望2021年,告诉投资人在面对全球经济的高度不稳定的情况下,2021年金融市场有哪些该关注的大小事。

2021金融大事前瞻:“大跌眼镜”的原油将成最大赢家?

政府财政刺激


2020年,全球经济因新冠疫情受到巨大冲击,各国为提振经济,陆续推出了非常规的货币宽松政策和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

上述财政举措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增加支出或放弃收入(例如临时性减税),一类是流动性的支持,包括贷款、财政担保或向公共部门注资等。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截至2020年11月,全球主要国家通过的财政刺激政策已经达12万亿美元,达全球GDP的12%,而全球公債佔GDP比率達更高达98%。

【各大经济体财政刺激如下】

3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价值2.2万亿美元的新冠经济刺激法案,这是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项援助计划。其中包括:向公民直接发钱;发放失业救济金;超3000亿美元支持中小企业;5000亿美元救助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1500亿美元支持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至少1000亿美元支持医疗系统等。4月,参议院又通过一份价值4840亿美元的追加刺激法案。而在美国大选过后,接近年底又推出一份高达9080亿美元的刺激计划。

欧洲方面,意大利、德国、法国等欧元区国家多次推出不同规模的财政刺激措施。欧盟陆续推出5400亿欧元的抗疫救助计划和7500亿欧元的欧盟复苏基金计划。12月10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媒体上表示,欧盟27个成员国领导人已就2021年至2027年欧盟长期预算方案达成共识,总额1.8万亿欧元(含7500亿欧元复兴基金)的长期预算将用于打造一个更具韧性、更加绿色和数字化的欧洲。

日本方面,该国2020年前后推出了三次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2020年4月和5月,两次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规模超过230万亿日元,相当于日本经济规模的11.3%、日本GDP总值的40%。第三轮于12月8日公布,计划总规模达73.6万亿日元,财政支出部分达40万亿日元。

英国为了应对新冠疫情,英国政府2020年已经花费了2800亿英镑。政府贷款预计在本财政年度达到3940亿英镑,相当于英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9%,远远超过本财政年度的水平。

疫情拉大了富裕国家和贫困国家的经济鸿沟。作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之一,印度的复苏步伐蹒跚。2020年为重振经济,印度一共推出了三轮刺激计划,总额达到GDP的7.2%左右,但当局一直强调稳定的财政政策,规模十分有限。

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一方面应对了危机,给经济复苏带来希望,但另一方面也使全球财政赤字率问题突出。根据IMF近期的测算,2020年,全球财政赤字率要比2019年高出9%,达到12%。美国问题最突出,2020年9月底财政赤字率达到15.2%。政策短期而言有利于风险资产,利率正接近其有效下限,我们认为未来数年通货膨胀风险将加剧,而这将为投资者们创造大量投资机会。
 

央行货币政策


2020年3月,美联储(FED)多措并举救市,重启量化宽松计划,购买美国国债5000亿美元,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2000亿美元。随后美联储又宣布宣布将不限量按需买入美国国债和MBS,每日和定期回购报价利率重设为0%,将购债范围扩大到机构抵押支持证券。

11月4日至5日的FOMC会议纪要显示,Fed将维持当前资产购买速度,每月持续购买1,200亿美元美国公债和不动产抵押贷款证券(MBS),直到充分就业与物价稳定目标获得更进一步的实质进展,目前Fed资产负债表已超过7万亿美元。最新的Fed官员利率点状图显示,多数决策官员仍预测目前接近于零的利率至少将持续到2023年底。

我们预料Fed资产负债表将继续扩大,四大央行未来两年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更将从目前的25万亿美元扩大到30万亿美元,2021年的重要特色是由流动性支持经济成长。流动性的重要性,在于既能润滑交易金融业务,也会使投资人的机会产生变化,我们预测2021年狭义与广义货币供给量都将继续增加。这些流动性来自于各国央行继续实施量化宽松(QE)政策,包括大量买进公债、公司债及抵押担保证券(MBS),预料2021年八大央行平均每月共将买进3,040亿美元的各种资产。这样的措施将持续推动各种类型的风险资产,并促使避险资产走软。

全球经济复苏


2021年的经济复苏速度将取决于各国政府控制疫情的速度,逐渐解除封锁措施有利于经济重回增长,让企业及消费者逐步恢复正常;在疫苗的帮助下我们预估发达国家将在2021上半年加入全球经济协同复苏的行列,且资本支出周期将从第二季度开始重回稳健的扩张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世界经济复苏来说,疫苗的广泛分发与应用非常关键,但希望疫苗能够拯救经济是不切实际的,政府、市场、投资者都要警惕“疫苗乐观主义”。在疫苗广泛使用后,各国才算能够真正地摆脱大封锁,所以有关于疫苗的财政支持也该继续,只有在国际范围团结一致时,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公民才能平等地享有疫苗和相关治疗,以免造成复苏不平均影响经济扩张速度。

此外,持续不断地财政与货币政策亦是经济复苏的一大要点。;而极度宽松的环境有助企业于信贷流动性充足的情况下稳定营运,并促进社会就业、确保劳动力市场的活力。

在疫苗和宽松政策催化下,投资者应积极拥抱2021年全球经济走向深度复苏。在此主题下,我们认为:

风险资产比如大宗商品、周期性股票和新兴市场股市会有出色表现;相对而言,货币及财政政策界限模糊可能带来通货膨胀膨胀上升的风险。

外汇


在2022年年中之前,美国不会恢复充分就业。考虑到这一点,以及美联储目前的前瞻性指导,预计要到2023年初才能实现通胀目标。换言之,美国的现货通胀指数在未来几年内可能仍低于美联储设定的2%目标,令美联储保持(名义)利率不变。

欧洲长期行长拉加德(Lagarde)表示,欧元区的复苏之路不太可能在2022年底之前完成。在低通膨胀时期各国经济发展脚步之间,欧洲一体化可能就一个简单,对称和透明的通膨目标达成一致。此举可能会推动欧洲指标可能在2020年年底之前达成更多宽松货币政策的协议。但是,欧洲将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欧元也将在美元下行周期中升值。在欧洲经济最严峻时刻欧央行坚持不加码负利率,这对欧洲长端利率和欧元提供了重要支撑。

随着发达国家的利率不断逼近零,其国债对股市风险的对冲功能也大幅下降,寻找新型避险资产成为投资者不得不面对的课题。一种解决方案是寻找替代性避险资产,比如黄金和避险货币日元。不过,黄金与股市正相关性越来越高,日元估值便宜且与风险资产相关性低,可以发挥较好的替代作用。建议以日元,美元作为避险工具。日元从2011年欧洲债务危机,2015年中国股市跳水,到2018年国际贸易问题,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相较全球股市,日元都具有良好的避险效果。最后,在美元不再昂贵之下,美元也适合作为避险工具。

新的财政政策可能导致通货膨胀上升而推动澳币走势,整体的再通膨背景是由美元贬值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等因素带动大宗商品类的货币走高,尽管还有不确定的风险,还是延续非美货币与澳币2021年走势的主要动力来源。

股市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全球经济完全停摆,各国政府祭出大规模货币与财政支持措施,带来现在的流动性支撑,随着经济活动逐渐正常化,企业的盈余收益率逐渐恢复成长。不过相较NAS100指数的科技股,我们更看好于S&P500所代表的整体市场,因NAS100指数前五大股票权重都来到历史新高,继续上行的空间较为有限;相反的,整体市场包括大量的周期股不仅受惠于经济复苏与财政刺激措施,其相对较低的市盈率也为其增添了吸引力。

尽管2020年和2021年出现了异常,但其宏观特征将是回归到更正常的状态(经济增长恢复,病毒控制改善,不确定性下降),这为风险资产提供了有利的背景。此外,疫苗研发似乎正在取得良好进展,随着市场对更强劲增长的定价接近之前的预期,额外的进展应会进一步提振周期性资产。

因此,我们建议投资者持续做多股指,特别是周期性股指,并稍微减持防御性的科技股指。

原油


纵观2020年上半年的原油价格走势,可谓跌宕起伏,美国原油期货价格甚至首次出现负油价。4月21日凌晨,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上演了一场史上最疯狂的抛售,在距当日收盘不到半小时前跌为负值,最后收报每桶-37.63美元,跌幅达305.97%。这也是自198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WTI原油期货上市以来,录得的最低价格。此后直至OPEC再度召开会议并决定重启原油减产,油价才在5、6月期间逐步回升。

疫情是2020年影响油价的最大因素,疫情管控导致的原油需求下降忧虑令油价承压,尽管此后亚洲疫情有所减缓,但随着世界各地相继爆发新冠病毒疫情,市场对于经济发展前景和原油需求预期的忧虑愈发严重,导致原油市场需求端面临巨大利空压力,疫情带来的压力直到疫苗利多开始出现才逐渐缓解。

我们认为在需求紧张情况下,供应过剩问题将持续至202年底,需要注意的是,年底展开的疫苗接种计划,无法立即扭转石油需求遭受的破坏;虽然在某种程度上,疫苗接种计划解释了下半年石油价格的上涨,但想要达到大规模接种并重启经济,仍需花费数月时间,到时候才能看出疫苗对石油需求的影响。考虑到航空燃料需求持续下滑,2020年的全球石油需求预期为9140万桶/日,而2021年的需求预期为9710万桶/日。

然而,随着疫情再起,疫情升温风险仍可能再度袭来,甚至引发更多封锁措施,预计短期内石油需求仍将保持疲软。但就长期而言,我们预计在汽油和柴油消费带动下,平均原油消费量将在2021年达到9690万桶/日,回归至疫情爆发前99%水平。

除此之外,OPEC+的减产措施也为原油价格带来相当大的支撑。OPEC+将自1月起日产量减少720万桶,和现行每日减产770万桶相比,形同增加每日50万桶的产量,约为原定计划约增加日产量200万桶的四分之一。1月开始增产后,之后每个月召开部长级会议,评估是否进一步调整产量,每月调整不会超过日产量50万桶。此外,补偿减产期限则延长到3月底,确保所有产油国充分弥补超过配额的产量。

我们预计,随着全球封城状况正逐渐解除,石油需求有望逐步回升,全球石油需求最早将在2022年中期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准,故建议持续看多油价。

天然气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政策主打替代能源、绿能科技产业和电动车,采取与欧记健保类似政策,有意推动基础建设法案,且着眼于气候变迁,拜登推出4年2万亿美元的“绿色新政”以达成2050年全绿能、“碳中和”目标,并重返《巴黎气候协定》。

预估2035年前建置5亿组太阳能板以及6万组风电涡轮,计划5年内翻新400万栋建筑与200万户家庭住宅,并大力推动能源汽车产业,全美将建置至少50万座电动车充电站以及采购300万台无碳能源车。

在发达经济体,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的发展将继续缩小化石燃料剩余的发电空间。而在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预计需求增长将超过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的增长,为煤炭和天然气发电留下一定的扩张空间。

我们预计,到2035年,可再生能源将占美国发电量的45%左右,是目前水平的两倍多。且这趋势会继续下去,估计主要石油业者投资再生能源的发电量,到2025年会较目前增加十倍。

因此,以长期来看天然气的潜力可能远胜于石油,建议在来年看多天然气。

【声明:本文由安东环球撰稿,用于2020年终专题,并由据原文意思做少量微调;所有分析仅供参考,不作为交易依据。转载请说明来源,谢谢!】
来源:汇通网

2021-01-05T08:55:29+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