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半年评:开局即巅峰,两大利空令美油一度跌至负值,OPEC+力挽狂澜,三大因素决定下半年走向

刚刚结束的2020年上半年油市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大幅波动。

在年初因为美伊紧张关系一度使得美原油升至8个月高点,这也是整个2020年上半年最高的价格水平。

但是在开局良好的情况下,疫情冲击使得油价暴跌,沙特欲联合俄罗斯额外减产150万桶/日以支撑油价,却最终演变成了一场价格战,这导致美原油18年来再度跌破20美元关口。

而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的封锁措施,全球经济陷入了大萧条以来的最差水平,这导致4月原油需求一度下降近3000万桶/日,而随着原油存储设施接近极限,5月原油期货合约更是史无前例的跌至了负值。

不过随着OPEC+实施了史无前例的970万桶/日的减产,且沙特、科威特、阿联酋继续超额减产,同时OPEC+迫使伊拉克和尼日利亚等长期不达标的产油国弥补此前未达成的减产目标,加上各国陆续解除封锁措施,油价大幅反弹,2020年二季度创出近30年最大季度涨幅。

但是总体而言美原油在2020年仍下跌30%,放眼下半年疫情蔓延的风险和全球经济走向、OPEC+的减产措施以及美原油的产量将对油市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原油半年评:开局即巅峰,两大利空令美油一度跌至负值,OPEC+力挽狂澜,三大因素决定下半年走向

美国“报销”伊朗高阶军官,美原油刷新8个月高位,创出2020年上半年最高水平

1月2日伊朗精英部队圣城军(QudsForce)的首领QassemSoleimani、以及伊拉克民兵指挥官AbuMahdial-Muhandis在巴格达机场遭遇空袭身亡。

Soleimani是名经历了两伊战争的老将、在伊朗家喻户晓–他帮助击败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组织、并在很大程度上把该组织阻挡在伊朗国土之外,因此在伊朗倍受赞誉。

随着1月7日美国白宫官员确认多个地点遭到火箭弹袭击,包括位于伊拉克阿萨德的空军基地。伊斯兰革命卫队证实以数十枚导弹袭击美国在伊拉克的阿萨德空军基地,五角大楼称伊朗袭击了在伊拉克境内的两个美国目标地。

因市场担心美伊之间可能会引发热战,导致该地区的原油供应出现中断,因此推动美原油一度刷新8个月高点至65.65美元,这也是2020年迄今的最高水平,因伊朗所在的海湾地区为世界最大石油产地和供应地,已探明石油储量占全世界总储量的一半以上,年产量占全世界总产量的三分之一。

不过在伊朗导弹袭击美国军事基地后,双方都保持了一定的克制,因此没有导致局势进一步升级。

特朗普宣称将对伊朗实施更多制裁,但也表示伊朗似乎已经收手。同时特朗普表示:“我们拥有强大的军事和装备,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使用它。”伊朗外长扎里夫在实施导弹袭击后也表示,伊朗政府完成了“对等的自卫措施”。

随着美伊局势降温,美原油创出了3个月最大跌幅,回吐了此前地缘担忧情绪的所有涨幅。因市场再次转向原油的供需层面。
原油半年评:开局即巅峰,两大利空令美油一度跌至负值,OPEC+力挽狂澜,三大因素决定下半年走向

沙特和俄罗斯油价战使得美原油跌去2019年所有涨幅

尽管美伊紧张局势告一段落后美原油回吐部分涨幅,但是因为有关国际贸易局势的乐观情绪以及经济复苏的预期使得油价出现了一些企稳的迹象。

不过随着疫情的爆发使得全球旅游意愿受阻,并且令市场担忧可能会导致航空燃料油需求下滑,这使得美原油自1月下旬至2月初开始持续下跌的走势。

受油价持续走低的影响,沙特决定牵头其他产油国实施更为严格的减产措施。不过俄罗斯并不支持扩大减产,而是建议延长此前的减产协议。

同时沙特还建议将3月政策会议提前至2月进行,并在2019年12月减产协议的基础上进一步减产50万桶/日,俄罗斯方面也未予以应答。

随着OPEC方面进一步提高减产的筹码,希望额外减产150万桶/日,市场预期OPEC+的减产力度可能会高于最初的预期,这使得油价一度反弹至55美元关口下方。

但是俄罗斯始终保持强硬的立场,即便是OPEC部长们试图施压俄罗斯加入他们的减产计划,但是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仍然反对这一想法,坚持将产出维持在当前水平到第二季度末。

这直接导致了沙特和俄罗斯的油价战。沙特方面随后表示,沙特的石油产量最初可能会从本月的970万桶/日增至4月的1000万-1100万桶/日,并在随后进一步表示将产量扩大至1230万桶/日的水平。俄罗斯方面也表示将会大幅提高产量以抢夺市场份额。

数据显示,OPEC的3月原油产量增加82.1万桶/日至2861万桶/日,其中沙特3月原油产出增加38.8万桶/日,至1005.8万桶/日,阿联酋3月原油产出增加38.6万桶/日,至345.1万桶/日。到了4月沙特的石油日产量更是达到创纪录的1130万桶/日。

受沙特和俄罗斯油价战的影响,美原油跌去了2019年的所有涨幅。并在3月9日亚洲开盘后暴跌30%,遭受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抛售之一,创下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跌幅。
原油半年评:开局即巅峰,两大利空令美油一度跌至负值,OPEC+力挽狂澜,三大因素决定下半年走向

疫情冲击使得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以来最差水平,美原油主力合约跌至个位数

2020年上半年甚至整个2020年油市的主旋律是疫情对于全球经济的冲击。在疫情初期,由于传播范围只限于亚洲部分国家,因此市场的焦点集中于沙特和俄罗斯的价格战。

就在沙特和俄罗斯的油价战引发油市崩跌之际,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油价开启新一轮暴跌。

北京时间3月14日特朗普正式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同时释放500亿美元资金,帮助各州和地方政府应对疫情。同时美国还实施了欧洲居民赴美旅行限制。

美国的限制措施只是全球限制措施的一个缩影。随着疫情蔓延的速度加快,更多的国家实施了限制措施。

由于出行受限,全球航空业遭遇致命打击,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计2020年全球航空公司将亏损843亿美元,净利润率下降20.1%。收入预计只有4190亿美元,比2019年收入(8380亿美元)下降50%。该协会首席执行官更是表示,从财务表现来看,2020年将是航空史上最糟糕的一年。

除了航空燃料油需求骤降外,汽油需求也大幅下滑。国际能源署在4月的报告中甚至越策全球原油需求在4月份将同比下降2900万桶/日,并回到1995年的水平。

除了应对疫情所采取的限制措施对于原油需求直接冲击外,疫情所引发的原油需求崩溃也对油市构成了冲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Georgieva)在最新的报告中表示,全球经济将因为疫情影响损失12万亿美元。

此前的经济数据显示,英国一季度GDP收缩2.2%,为一个世纪以来最差水平,新西兰最新的GDP数据也创出29年最差水平。

而美国失业金申请人数已经累计近4000万人,几乎是2008年以来所有新增的就业人口。
原油半年评:开局即巅峰,两大利空令美油一度跌至负值,OPEC+力挽狂澜,三大因素决定下半年走向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预计,失业和人均GDP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最好的情况是U形复苏。惠誉仍认为今年全球GDP萎缩4.6%,确认美国GDP预期下降5.6%。

这使得美原油一度跌至6.5美元/桶。

大幅过剩导致全球原油储存能力接近极限,美原油5月期货合约史无前例跌至负值

4月20日美国5月原油期货崩跌,史上首次跌至负值区域,收于令人瞠目结舌的每桶负37.63美元,因重要原油交割地俄克拉何马州库欣的储油空间迅速减少,促使交易员大举抛售。

投资者持续抛售将于4月21日到期的美国原油期货5月合约。该合约盘中一度触及负40美元;结算价报每桶-37.63美元,跌幅高达约305%或55.90美元/桶。

这是因为疫情导致全球燃油需求自3月初以来减少约30%,同时全球原油供应却继续增加。即便OPEC和其他主要产油国达成减产协议,但减产速度不够快、规模也不够大,不足以消除市场上数百万桶多余的原油。

这种多余的原油只能进入存储设施,但在美国,储油设施填充速度远快于预期。部分交易商甚至预期存储设施将在两周内填满。

由于美国原油期货5月合约将在4月21日到期,而原油期货到期时,合约持有者需要持有每份合约对应的1000桶原油,将其发往库欣进行实货交割。但随着库欣存储空间接近饱和,交易商持有原油无利可图,或设法出脱持仓,大家蜂拥出逃意味着几乎没有买家,这是导致油价跌至负值的原因,这也是1983年推出WTI原油期货合约以来最差的单日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油价大跌迫使市场上最大石油ETF基金——美国石油基金(USO)不得不申请改变持仓结构,开始清掉近月合约,直接移到八月。基金还申请不再增加新的份额,基本上变成了一个封闭式基金。这种恐慌情绪在全球原油ETF蔓延,布伦特原油刷新了2001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原油也随后下跌10%。
原油半年评:开局即巅峰,两大利空令美油一度跌至负值,OPEC+力挽狂澜,三大因素决定下半年走向

OPEC+实施史无前例减产措施,海湾国家继续超额减产推动油市大幅反弹

4月13日OPEC+同意实施纪录规模的减产行动以支撑油价,并称他们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产油国达成了一项前所未有的协议。

OPEC+结束连续四天的漫长谈判后表示,同意在5-6月减产970万桶/日。这次减产规模为纪录最大,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前次纪录减产规模的四倍以上。按照协议内容,产油国从7月开始缓慢放松减产措施,但减产举措将持续至2022年4月。

尽管达成减产协议后,市场质疑OPEC+减产力度不足,这使得油价维持跌势,并在4月20日因为5月期货合约即将到期一度跌至负值。

不过随着沙特内阁重申了6月追加减产100万桶/日的倡议,并表示将努力与客户协调使5月产量低于目标水平,加上全球各主要经济体陆续重启经带动需求回升,这使得油价开始反弹。

截至6月末,一份数据显示,由于沙特和其他海湾阿拉伯成员国进行了额外自愿减产,OPEC在6月的石油产量降至20年来最低水平,这将OPEC减产协议执行率推高至100%以上,尽管伊拉克和尼日利亚未完全履行减产配额。

调查发现,由13个成员国组成的OPEC在6月平均产量为2262万桶/日,比5月修正后的水平低192万桶/日。调查发现6月OPEC减产规模为652.3万桶/日,相当于107%的协议执行率。5月的执行率上修至77%。

调查记录还显示,扣除自那时以来的成员国变动,6月的产量将是OPEC至少自200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产量下降最大的国家是沙特,6月产量为755万桶/日,按照OPEC+减产协议,沙特只需要减产至850万桶/日,但是由于沙特承诺额外减产100万桶/日,这使得沙特跌至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阿联酋和科威特也进行了额外自愿减产。

而此前一直未能达标的俄罗斯更是在减产协议实施后不久就已经接近完成减产目标。美国的原油产量也从1310万桶/日的峰值跌至1050万桶/日。

受全球产油国大幅减产的影响,使得全球油市供需平衡得到改善。根据最新的IEA月报,IEA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量将创纪录地下降810万桶/日,但是较之此前下降数千万桶/日的预期已经明显改善,这使得油价大幅反弹,第二季度录得近30年来最大纪录涨幅。

伊拉克和尼日利亚迫于压力弥补未达标减产目标也对油市构成支撑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海湾国家积极额外减产推动油价走高之外,此前一直未达标的产油国也开始陆续兑现减产目标。

6月18日OPEC+部长级委员会召开会议,对创纪录的减产协议进行评估,尽管未提及延长减产和深化减产,但是主要产油国强调全面遵守减产承诺的重要性,并采取措施确保某些在上个月未能全面实现减产目标的国家作出补偿。

OPEC+联合部长级会议(JMCC)敦促伊拉克和哈萨克斯坦等国更好地遵守减产协议。JMMC强调,原本应该持续到本月底的减产措施的达标率仅为87%。但该委员会同意在一定条件下将减产延长至7月,所有成员都完全遵守减产规定。

同时JMMC强调了每个国家达到100%达标的重要性,即使要到9月份才能弥补伊拉克和哈萨克斯坦等落后成员国目前生产过剩的问题。

在会议上伊拉克告诉OPEC+,本月将会完全兑现石油减产,同意了对5月减产不达标的弥补办法。伊拉克同意在7月超额减产5.7万桶/日,8月和9月超额减产25.8万桶/日。

尼日利亚石油部也表示,支持弥补其5月和6月过剩产出的想法。

从数据来看,6月伊拉克的石油出口下降了9%,即31万桶/日,这是伊拉克五年来的最低出口水平,尽管仍需额外减产30万桶/日才能达成减产目标,但是足以体现OPEC+减产执行度的进一步上升,这有助于OPEC+的实际减产量进一步下降,因此也对油价构成支撑,这是推动美原油触及40美元关口的重要原因。

美原油钻井数因疫情冲击连续8周刷新纪录低位,美原油产量锐减250万桶/日

2020年上半年油市的另一条线索是美国的原油产量。由于美国页岩油厂商的盈亏平衡油价是平均是55美元,大部分中小页岩油厂商甚至高于这一价格水平,加上银行业收紧了对于页岩油行业的贷款,因此美国原油钻井自2018年末起就处于持续下降的过程中。
原油半年评:开局即巅峰,两大利空令美油一度跌至负值,OPEC+力挽狂澜,三大因素决定下半年走向

不过得益于美国钻井效率上升,即使美国原油钻井数持续下降,但是美国的原油产量仍在持续增加,并一度刷新1310万桶/日。

但是随着疫情导致原油需求锐减,美国的原油钻井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3个月下跌近500口,连续8周刷新历史新低,这使得美国的原油产量一度跌至1050万桶/日。
原油半年评:开局即巅峰,两大利空令美油一度跌至负值,OPEC+力挽狂澜,三大因素决定下半年走向

不过随着近期美原油价格站上40美元/桶,部分原油厂商已经开始逐步的恢复产量,最新的数据显示美国的原油产量已经增加50万桶/日。

尽管当前油价水平仍远远低于页岩油厂商的盈亏平衡价格,但是由于大部分厂商需要获取现金流以偿还贷款,因此只要美原油价格超过30美元,这些厂商就会开始恢复生产,因此这可能会限制油价的涨幅。

2020年上半年利比亚基本处于产量停滞,但警惕下半年恢复产量干扰油市


2020年伊始,由于利比亚内战导致原油出口港口关闭,这导致该国的原油产量从120万桶/日下降至数万桶/日。

整个2020年上半年,利比亚的原油产量基本都处于停滞的状态。

不过6月29日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NOC)发言人表示,在国际谈判结束驻扎在利比亚东部的部队的封锁后,该公司希望恢复石油生产。

总部设在的黎波里的民族团结政府(GNA)最近击退了总部位于东部的利比亚国民军(LNA)长达14个月的进攻,重新控制了西北部大部分地区。

尽管利比亚自2015年以来一直处于分裂状态,但国际协议规定只有国家石油公司才能生产和出口石油,而此次长达半年的封锁给利比亚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损失。

该国国家石油公司发言人在声明中说,最近几周,在联合国监督下,国家石油公司、GNA和该地区国家进行了谈判。这意味着一旦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恢复生产,可能导致市场上再度出现100万桶/日的过剩的原油产量,这可能会部分抵消OPEC+减产的努力。
来源:汇通网

2020-07-01T17:13:1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