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与美联储“抗衡”?“鲍威尔泡沫”越吹越大,这一指标暗示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四分之三的金融专业人士相信,美联储是当前股市涨势背后的推手,这要归功于基于资产购买、支持和担保的史无前例的流动性挹注,美联储一共向市场注入了8-12万亿美元的流动性。

无可否认,美国现在正在经历的是贝南克(Bernanke)在2008年产生的经济泡沫的延续,该泡沫受到了耶伦的保护,现在由鲍威尔极力捍卫。鲍威尔在2012年10月23日说:“我认为我们实际上是在鼓励冒险,投资者现在确实明白,我们将在那里防止严重损失。”

但是事实上鲍威尔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截至6月3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已达7.21万亿美元,一周前为7.15万亿美元。美联储所持的美债规模升至4.13万亿美元,一周前为4.11万亿美元。美联储所持的企业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猛增至362亿美元,一周前为349亿美元。

那么如何量化或可视化“鲍威尔泡沫”的大小呢?尽管有很多方法可以表示美联储在所有资产类别中引发的泡沫,这些资产已成为美联储无限流动性洪流的容器,但是彭博社大宗商品分析师埃迪·范·德·沃尔特今天提出了一种引人入胜的方法,他表示:“原材料和股票价格已严重脱节”,并补充说“调整可能会导致库存减少和商品价格上涨。”

正如沃尔特指出的那样,纳斯达克股指是彭博大宗商品指数的152倍,比互联网泡沫时期的高点高出将近两倍!

换言之,即使商品价格(整体经济状况的较好时商品价格会出现上涨)疲弱,大部分新创造的流动性也都涌入了股市。自2001年底以来的纳斯达克指数和彭博大宗商品指数的平均比率接近37。当前这种差异是由于纳斯达克逼近今年初创下的纪录高点,而大宗商品则徘徊于疫情时创出的低点位置附近。

正如分析师范德华特(VanderWalt)的结论:“尽管纳斯达克市场上技术含量高的股票并不是工业金属和石油的主要消费者,但这很重要,因为这表明了股票价格已与实体经济脱节。有些东西必须被放弃。”

这一观点是正确的,但如果鲍威尔不进行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斗争,这种“东西”是不会放弃的。实际上在2012年10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纪要中,鲍威尔就已经精确地解释了正在发生的事情。

鲍威尔当时表示:“在大多数情况下,市场会为我们做得更多而欢呼,但这对市场来说永远都不够。模型总是显示,我们正在帮助经济,可我总是觉得这些好处被高估了。我们将能够告诉自己,市场功能没有受损,通胀预期得到控制。除了我们可能无力实现更快的经济增长,还有什么能阻止我们呢?”

“我认为,我们实际上是在鼓励冒险,这应该让我们停下来。投资者现在确实明白,我们将会防止严重损失。这并不是说他们赚钱容易,而是说他们有充分的动机去冒更多的风险,而且他们正在这么做。与此同时,我们似乎正在吹大整个信贷领域的固定收益期限泡沫,这将在利率上升时造成巨大损失。你几乎可以说这就是我们的战略。”

对于那些想与美联储抗衡的人来说,可以选择的一项交易是,做空纳斯达克,做多彭博大宗商品指数。
来源:汇通网

2020-06-05T17:46:0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