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令英国延长过渡期可能性渺茫,工党隔岸观火,但英镑或是最大输家

自英国于2020年1月31日隆重离开欧盟并进入过渡期以来,脱欧几乎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在疫情爆发期间,英国和欧盟就未来贸易关系进行了多轮谈判,第三轮谈判在本月初达到顶峰。

第一轮和第二轮没有取得明显进展,而现在第三轮谈判似乎也将步入一二轮谈判的后尘。
疫情冲击令英国延长过渡期可能性渺茫,工党隔岸观火,但英镑或是最大输家

英欧双方脱欧代表均各执一词


谈判结束后,英国首席谈判代表戴维·弗罗斯特(DavidFrost)讲话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主要障碍是欧盟坚持包括一组新奇的和不平衡的所谓的“公平竞争”,将这个国家绑定到欧盟法律或标准中,从而决定英国内法律制度。这在自由贸易协定中是前所未有的,在政治宣言中也没有预见到。只要欧盟意识到我们不会在这个基础上达成协议,我们就能取得进展。

弗罗斯特(Frost)将欧盟的立场标记为一种“意识形态方法”,并表示这种态度必须在6月1日第四轮谈判开始之时改变。

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elBarnier)反驳了弗罗斯特的观点,他说,没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就不会有经贸合作协议。

巴尼耶表示:“为了在谈判中取得进展——如果英国仍然打算与欧盟达成协议——英国将必须更加现实。它必须克服这种不理解,并且毫无疑问,它必须改变策略。”

延长脱欧过渡期需要约翰逊推翻自己的立法


在公众眼里,脱欧谈判也陷入僵局。双方都坚持,对方必须在过渡期仅剩六个月的情况下改变路线。作为脱欧协议的一部分,英国可以选择要求延长过渡期,但必须在6月底前提出要求。否则这意味着如果到2020年年底未批准新的贸易关系,英国和欧盟将在2021年初以世界贸易组织的条款进行贸易,其结果将是提高关税。

但是,延长过渡期并不是简单的要求延长时间。当脱欧协议成为法律时,英国政府还进行了相应的立法,规定过渡期不能超过2020年。这意味着如果英国确实想要延长过渡期,首相约翰逊必须推翻自己确定的法律。

英国不接受欧盟的延长脱欧的暗示


由于英国忙于应对防止疫情蔓延的限制措施,IMF总裁克里斯塔琳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Georgieva)(支持批准脱欧协议)借此机会建议,如果英国和欧盟短期内未能达成协议,则应延长过渡期。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我的建议是寻求减少不确定性因素的方法,以符合所有人、英国、欧盟和整个世界的利益。”

在乔治耶娃发出警告之前,欧盟委员会主席乌苏拉·冯·德雷恩发表了谨慎的言论。甚至在过渡期生效之前,冯·德莱恩就已向英国示好,坚称她将满足于将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

冯·德莱恩表示:“我非常担心我们有多少时间。在我看来,双方都应该认真考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谈判是否可行。我认为在年中进行评估是合理的,如有必要,同意延长过渡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没有迹象表明英欧双方会放弃自己的立法。格奥尔基耶娃发表讲话后不久,英国首相发言人就表示,将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将“使我们在需要立法和经济灵活性以应对疫情的时刻受到欧盟立法的约束。”

英国首席谈判代表戴维·弗罗斯特(DavidFrost)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他表示:“我们不会要求延长过渡期。如果欧盟要求,我们将拒绝。延长过渡期只会延长谈判的时间,造成更大的不确定性,这可能导致我们将来向欧盟支付更多的钱,并使我们在需要控制自己的事务时受到不断变化的欧盟法律的约束。简而言之,延长过渡期不符合英国的利益。”

疫情使得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进一步加大


这是英国脱欧和疫情蔓延出现重合的地方。上周英国政府宣布,为应对疫情蔓延,4月份政府借款为621亿英镑。相比之下,2019年4月的借款总额为100亿英镑。对公共财政的巨大压力加强了英国政府不寻求延长过渡期的立场。现在一种较为普遍的说法是,在所有经济资源都需要集中应对疫情蔓延的时候,英国已经不具备继续支付欧盟预算的能力。

由于疫情的影响,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正在越来越大。

工党对于英国无协议脱欧袖手旁观


可以想象的是,随着谈判陷入困境,那些要求就脱欧协议进行二次公投的人现在将在争取延长过渡期。尽管一些英国政治边缘人士正在这样做,但一位重要人物已不再要求延长过渡期比如反对党工党领袖,三边精英委员会成员基尔·斯塔梅尔(KeirStarmer)。

斯塔梅尔于2018年首次出现在三边委员会的成员名单中。根据最新的名单,斯塔梅尔仍然是成员。在650个议会议员中,斯塔梅尔是唯一与委员会有直接关系的议员。无论是否巧合,他现在在政治和媒体领域都拥有很高的发言权。

斯塔梅尔对于脱欧协议的表态是:“政府表示将在今年年底前进行谈判并达成协议。我一直认为时间太紧,不太可能实现。但我们会让他们坚持下去,看看他们的进展如何,因为他们将会这么做。我将设法确保谈判尽快完成。我没有要求暂停,因为政府说它将在今年年底完成。让我们看看他们是如何相处的。”

尽管市场认为斯塔梅尔传达了较为模糊的信息,即斯塔梅尔对于如期脱欧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对此斯塔梅尔表示:“我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但距离12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我们会看看情况如何。但是政府已经表示我们可以在12个月内做到这一点,所以让我们看看。”

斯塔梅尔的立场令市场感到疑惑。此前在经过数月的论证之后,他支持第二次脱欧公投,并表示支持继续留在欧盟。但是现在作为反对派领导人,随着12月份达成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增大,斯塔梅尔不仅不愿意延长过渡期,还表示愿意看到他们可以在秋季退出谈判,转向WTO条款。一旦时机成熟,议会将没有权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但是随着无协议脱欧的压力加大,延长过渡期的时候到了。延期的窗口将在五周内关闭,但是斯塔梅尔却开始袖手旁观。

值得一提的是,WTO条款对欧盟的威胁是斯特梅尔最初出来支持留在欧盟的原因之一,目前这种威胁没有消失。但是斯塔梅尔似乎对剩下不多的时间很放松。他似乎同样不介意让鲍里斯·约翰逊(BorisJohnson)政府在英国脱欧问题上自食其果,而不是寻求进一步推迟脱欧的进程。

英镑将继续受到无协议脱欧的冲击


分析人士认为英国脱欧与不惜一切代价维持与欧盟现状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与危及英镑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有关。英镑仍对英国脱欧的事态发展高度敏感,且尚没有从2016年公投后的贬值中恢复过来。

而在过去的四年中,向数字货币框架迈进的步伐已经达到了顶峰,2019年夏季英国央行前行长卡尼表示,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美元最终将会被数字货币所取代。

随着这一进程加快,以美元和英镑为首的法定货币的构成将会受到冲击。

那么英国最终会背弃自己不延长过渡期的承诺吗?应该不会。无论英国脱欧的最终结果如何,英国做出的政治决定才是最关键的。在英国试图“重新开放”经济、修复疫情爆发以来对供应链的损害之际,约翰逊仍有机会阻止英国强制退出WTO。
欧盟将继续为英国提供机会,延长未来几周的谈判,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免除英国对今年年底退出WTO后带来的经济后果的责任。

与一些人可能认为的相反,疫情并没有让英国脱欧变得无关紧要。但是疫情和英国脱欧是未来几年通胀显著飙升的先兆。

随着限制措施带来的经济破坏变得更加严重,加入WTO后英国脱欧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并给英镑带来进一步的下行压力。
来源:汇通网

2020-05-26T17:34:24+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