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堪忧,三大因素已经道破玄机,国际需求下滑欧元面临超发风险

上周四(4月30日)公布的欧元区一季度经济创纪录萎缩3.8%,欧洲央行预计严峻情形下二季度可能萎缩15%,今年可能萎缩12%;西班牙政府预计2020年GDP萎缩9.2%;意大利第一季度GDP创纪录萎缩4.7%。

基于此,越来越多的分析师预计欧元区经济将在2020年崩溃。因为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家,经济萎缩程度可能会比新兴市场经济体大得多。目前市场关注的是欧元区经济将如何以及以何种方式实现复苏。

这三个方面可能将提供关键线索。
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堪忧,三大因素已经道破玄机,国际需求下滑欧元面临超发风险

欧元区经济已经在2019年严重放缓


尽管大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负利率以及欧洲央行资产负债表超过GDP的40%,法国和意大利在第四季度经济增速仍处于停滞状态,德国勉强摆脱了衰退。

欧元区的疲软早在2017年就开始出现,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在接下来的几年中持续不断。欧元区许多政府将疲软的经济归咎于英国脱欧和国际贸易紧张局势,但实际上这更多的是该经济体的结构性问题。

2014年,当欧洲央行开始实施量化宽松计划(QE)并将资产负债表扩大至创纪录水平时,欧元区放弃了所有结构性改革。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已经萎缩,政府支出仍然过高,税收楔子增加压制了增长和就业。在2019年,欧元区GDP总增加值的近22%来自旅游和奢侈品。

银行业仍然疲软


在欧元区,实体经济的80%是通过银行渠道融资的(而在美国,这一比例还不到15%)。欧元区银行的不良贷款仍然超过6000亿欧元(占总资产的3.3%,而美国为1%),由于负利率和有形资产回报率很低,这几乎是无利可图的业务。

而未来面临的更大的挑战是,因为大多数增长型投资,尤其是拉丁美洲的增长型投资,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大幅削减资本实力。大多数欧元区国家的政府都依赖于在“复苏计划”中对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进行杠杆化。即使有某种形式的国家担保,贷款的大幅增加也可能在未来几年对放贷能力和偿付能力造成重大压力,即便是大规模的tltro和资本要求的降低。

大部分复苏计划都用于政府当前的支出,税收增加肯定会影响经济增长和就业


欧元区对就业和投资的税收楔子已经很高。根据2019年纳税报告,欧元区大多数经济体的征税水平普遍缺乏竞争力。由于大多数政府将大量增加赤字以应对疫情危机,因此很有可能大幅增加税收。

大多数恢复计划还旨在拯救一些传统的缺乏竞争力的企业,而非一些代表趋势的新兴产业。传统企业集团和行业都有大量的救助计划,但技术和研发的投资仍然负担沉重,没有任何支持。

考虑到欧元区在实施大规模容克计划(动员了超过4000亿欧元的投资)和实施的大规模绿色政策时已经处于收缩之中,可以有把握地说,依靠绿色新政不太可能促进经济增长或减少债务。这些大型投资计划的主要问题在于,它们是政治导向的,因此很容易失败,正如我们在2009年的就业与增长计划中所看到的那样。

影响:市场对于欧元的需求下滑,2023年欧洲经济才能重回正轨


预计将有近30%的欧元区劳动力处于某种形式的失业计划下,无论是临时性,永久性还是个体经营的失业。在经历了过去危机的十年复苏之后,欧元区的失业率仍然是美国的两倍。

德国可能很快恢复工作,但是法国,西班牙或意大利具有严格的僵化和创造工作的税收负担,可能使失业率长期处于较高水平。

由于缺乏技术和知识产权领导地位,欧元区在复苏中也面临着重大挑战。因为资金可会流入有更具吸引力的税收且拥有更加灵活的就业市场和对企业家活动有更多现实支持的市场。

考虑到危机的严重性,欧元区可能至少需要占GDP的10%的资金来重建经济,但这些资金几乎完全被传统部门(航空,汽车,农业,旅游业)吸收。此外,《新绿色协议》倡议包括对旅行和能源密集型行业的严格限制,这可能会阻碍未来的增长。

在过去的几年中,欧洲央行的政策已经不必要地扩张了,现在已经用尽了各种工具来应对疫情之后复苏的空前挑战。负利率、有针对性的流动性计划、私人和公共债务的资产购买,以及超过欧元区GDP42%的资产负债表,它所能做的就是掩盖一些风险,而不是消除风险。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当全球范围内对欧元的需求可以接受但正在缩水时,会加剧大规模的货币失衡,而且欧元区的政治风险仍然存在重新定值的风险。

基于此,即使有大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欧元区经济也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其产出和就业机会,而由于需求不断减少的欧元大量供应,债务上升至创纪录的高位以及货币失衡可能仍会持续,对欧元区稳定造成重大问题,这可能持续对欧元构成压力。
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堪忧,三大因素已经道破玄机,国际需求下滑欧元面临超发风险

北京时间17:45,欧元兑美元现报1.0938,跌幅0.39%。
来源:汇通网

2020-05-04T17:56:39+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