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整个4月外汇市场维持震荡走势,除了澳元和纽元外,大部分非美货币受美元波动的影响。

美元总体围绕着100关口反复争夺,一方面疫情使得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以来最大衰退水平,推动避险资金流入美元,但是美联储巨量宽松缓解了流动性风险,同时各国陆续解除限制措施提振风险偏好,限制了美元的涨幅。因此美元也维持震荡走势。

澳元是4月最强货币,截止目前累计上涨6.7%。除了3月澳元跌至逾17年低点后出现了超跌反弹,澳洲在防疫措施上效果显著,同时各国陆续解除封锁措施提振了市场的风险偏好,都对商品货币有利。而纽元因为市场对于新西兰联储11月实施负利率的预期而涨幅受限。

4月油市波动较大,尤其是美原油5月合约一度跌至负值区域,但是对油价敏感的加元总体相对平静,但是加拿大央行持续放鸽,以及低油价持续冲击加拿大经济,加元仍有进一步下跌的风险。
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疫情使得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以来最大衰退水平,推动避险资金流入美元


因防疫而采取的限制措施使得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以来最大衰退水平,避险情绪大幅升温使得投资者继续持有美元。

在过去五周里,美国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已经达到2640万,预计六周内美国失业金申请总人数将达到3000万人。

因疫情引发的史无前例的失业潮抹去了美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所有的新增就业岗位,而在疫情爆发之前,强劲的就业市场和消费市场是美国经济的引擎,这使得美国经济陷入了衰退。

而4月29日公布的美国一季度GDP数据录得-4.8%,差于市场预期,暗示美国史上最长经济增长期终结,市场普遍预期是二季度美国的GDP数据料录得两位数的跌幅。

欧洲方面,欧洲官员预计,二季度欧元区经济数据将显示欧洲经济将陷入史上最严重的衰退。

截至4月末,欧元区最大三个经济体–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确诊人数均超过了10万人,其中意大利更是超过了20万人,欧元区第四大经济西班牙也超过了20万人。疫情的持续蔓延使得欧洲经济活动陷入停滞。

4月29日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表示,疫情将使德国经济陷入二战以来最严重衰退。德国政府下调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将2020年GDP预期从1月份的成长1.1%下调至萎缩6.3%。

总体而言,疫情引发的经济活动停滞使得全球经济陷入了衰退。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表示,随着疫情导致全球经济近乎停摆带来的经济成本迅速堆积,G20发达经济体2020年可能萎缩5.8%。即使是在逐渐复苏的情况下,大多数发达经济体2021年的实际GDP预计仍将低于疫情前的水平。

一般而言美国经济走弱会削弱美元的吸引力,但是在全球经济都遭遇衰退之际,因美元是全球主要的结算货币,投资者倾向于持有美元以获得流动性,因此即使美元经济也已经陷入衰退,美元仍获得买盘的支撑。

美联储巨量宽松+各国陆续解除限制措施提振风险偏好,限制了美元的涨幅


不过相比较3月美元一度触及103关口附近,整个4月美元总体承压于101关口,因自3月以来美联储协同其他主流央行一系列巨量刺激措施,使得市场的流动性危机缓解,因此限制了美元的走强。

继3月下旬采取无限量购债计划后,4月9日美联储表示,将投资至多2.3万亿美元的贷款,用于协助中小企业,州和地方政府,以及为购买某些类型的高收益债券,贷款抵押证券(CLO)和商业抵押贷款支持证券(CMBS)提供资金。

除此之外美联储几乎动用了一切可用的政策工具,包括截至3月22日为投资级评级但后来被降级至不低于BB级的债券,美联储还将购买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这些ETF多数追踪投资级债券,一些还追踪垃圾级债券。

其他工具还包括市政流动性便利、大众企业贷款计划、扩大一级和二级市场企业信贷便利和定期资产支持证券贷款便利的规模和范围,同时启动薪资保护计划(PPP)流动性便利,通过小企业PPP贷款支持的定期融资,为参与的金融机构提供。

分析人士指出,美联储一系列史无前例的宽松举措说明了美联储将不惜一切代价以避免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覆辙,这使得因流动性危机所引发的避险买盘减少。

而从4月下旬开始,美欧一系列国家逐步的解除封锁措施以重启经济也缓解了市场的担忧情绪,因此也使得避险美元遭到部分抛售。

4月14日,奥地利开始放宽国内部分领域的封锁措施。4月20日,德国迈出了逐步恢复正常公共生活的第一步,如允许面积为800平方米及以下的零售店、汽车和自行车经销店以及书店重新开业。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在5月初将重启经济,市场的风险情绪明显回升。追踪市场风险情绪的恐慌指数4月自60一线附近持续回落,目前交投于30一线附近,为近两个月低点。

总体而言,全球经济陷入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使得避险资金流入美元,但是美联储持续巨量的宽松以及各国陆续重启经济限制了美元上涨的空间。因此整个4月美元指数围绕着100关口反复争夺。
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欧元和美元维持负相关走势,但是欧盟内部分歧凸显恐继续打压汇价


整个4月欧元兑美元维持低位震荡走势。除了欧洲疲软的经济和强势美元对于欧元的打压之外,欧盟内部就救助措施的分歧也拖累了欧元的市场表现。

4月9日欧元区的19国代表同意“立即”出动一笔5000亿欧元的预算来协助刺激欧盟经济,为成员国、企业和劳动者提供经济救助。

但是在关键的债券发行问题上,欧盟内部僵持不下。以意大利和西班牙为首的疫情较为严重国家,主张欧盟采取超常规手段救急,通过发行特别“欧洲债券”来刺激经济复苏。

但是,以德国和荷兰为首的保守派国家,不愿共同填补“窟窿”,担心此举对欧盟经济的冲击过大。而是建议欧盟将工作重心放在防控力度上,同时通过资金投入,弥补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的行业。

而4月23日欧盟领导人同意建立一个万亿欧元的紧急基金,但各国元首将有分歧的细节留到夏天解决,凸显内部分歧持续。

在应对疫情方面,欧盟内部分裂的局面使得市场担心这可能拖累欧洲抗疫行动和经济复苏的速度,同时一部分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成为压垮欧盟的最后一根稻草。

总体而言,市场预期欧洲经济复苏将明显慢于美国,而随着欧盟内部分歧加剧,在经济出现明显复苏信号前料继续打压欧元。
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英镑波动有限,但英镑持仓去年12月以来首次转为净空仓,英欧谈判分歧或给英镑一击


整个4月英镑交投于1.2150/1.2650区间。
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英国预算预测机构在4月表示,由于政府实施封锁措施,该国经济今年或萎缩13%,为三个世纪以来最严重萎缩,公共借款将飙升至二战以来最高水平。

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OBR)表示,仅在4-6月期间,经济或大幅萎缩35%,失业率将攀升逾一倍至10%。如果解除为减缓疫情传播而实施的公共生活限制措施,经济在今年晚些时候可能会反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预计,英国经济2020年整体将萎缩6.5%。

不过市场对于英国经济衰退已经有所消化,同时英镑兑美元的汇价总体处于35年的低点位置附近,加上美元也并未出现暴涨暴跌的行情,因此英镑波动有限。

不过市场正在等待英欧谈判的进展。4月15日英国谈判代表弗罗斯特和欧盟谈判代表巴尼耶重启谈判,但是双方在具体问题上分歧依旧明显。

据悉,6月30日是将谈判延长的最后期限,但英国首相约翰逊反复排除了延长谈判的可能性。如果欧盟和英国在分别始于5月11日和6月1日、各为期一周的两轮贸易谈判中未取得进展,那英镑至今年年中这段时间的波动可能加剧。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的一周,芝加哥国际货币市场(IMM)投机客转为持有英镑净空仓,为去年12月以来首见。此前投机客连续六周减持英镑多仓。

日本央行加入无限量宽阵营,凸显全球央行应对力度,推动美日刷新一个半月低位


4月27日公布的日银决议,日本央行维持利率不变,但是允许无限量购买国债,以此取代目前80万亿日元的购买目标,增加购买公司债和商业票据,取消了购买每种公司债券的上限,购买至多20万亿日元公司债,同时表示将积极购买ETF和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J-REIT)。

日本央行做此决定是在日本通胀预期出现疲弱迹象之际,日本央行下调CPI预期,预计2020财年核心通胀预期为-0.7%至-0.3%,此前为1.0%;2021财年核心通胀预期为0%至0.7%,此前为1.4%;2022财年核心通胀预期为0.4%至1%。

同时日本央行还下调GDP预期,2020财年GDP增速预期为-5%至-3%,此前为0.9%;2021财年GDP增速预期为2.8%-3.9%,此前为1.1%;2022财年GDP增速预期为0.8%-1.6%。

日本央行加入量化宽松阵营,凸显了全球在应对疫情冲击的政策力度,这部分施压美元,因此使得美元兑日元刷新一个半月新低。
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风险偏好回升+澳洲防疫效果显著,澳元成4月最强货币,但警惕五月数据添暴击


澳元是4月最强的货币,累计涨幅6.7%,有望创四年来最大月度涨幅。
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在3月因疫情引发的经济冲击以及国际油价暴跌使得澳元兑美元一度跌至逾17年低点。随着4月各国出台的一系列刺激措施以及各国逐渐解除限制措施,这使得市场的风险情绪大幅回升,因此澳元触底反弹。

由于澳洲疫情在控制疫情方面好于美欧国家,也令市场确信澳洲重启经济的速度将明显快于美欧。数据显示,截止4月28日澳洲的累计确诊人数为6748例,而美国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00万人,西班牙和意大利确诊人数都突破了20万人关口。

4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澳洲上季通胀率加速来到逾五年高位,也给了澳元部分支撑。具体数据显示,澳洲第一季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较前季上涨0.3%,较上年同期上涨2.2%,为2014年第三季以来最高,并超过预估增幅2.0%。2019年第四季CPI同比增幅为1.8%。这也是通胀率2018年初以来首次达到澳洲央行2-3%目标区间,可望带动亟需的薪资增长加速。

总体而言,随着4月下旬美元有所回落,同时国际油价反弹带动商品货币回升,澳元短时间仍有继续上涨的空间。

不过分析人士表示,近期封锁造成的经济损害并未在澳洲近期数据中完全体现出来。而随着抗疫封锁措施持续及能源价格持续低迷,澳洲通胀回升可能转瞬即逝,澳元可能将再次承压。

瑞士信贷分析师认为,澳元兑美元短期内有望进一步走强,但是涨势料在0.6689/6706受阻。

风险偏好回升+新西兰放松限制措施提振纽元,但是11月负利率预期限制涨幅


和澳元类似,纽元4月也震荡走高。

新西兰是最早暗示放松封锁措施的国家之一,同时新西兰公布的3月贸易数据也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因此提振了市场对于新西兰经济复苏的预期。

但是总体而言纽元的涨势明显弱于澳元,这是因为市场押注澳洲联储不会实施负利率。此前西太平洋银行近期表示,在新西兰联储应对疫情危机的经济影响之际,实行负利率是接下来自然而然的举措。

该行在一份报告中称,新西兰联储将在今年11月把官方隔夜拆款利率(OCR)下调75个基点至负0.5%;西太银行预计,新西兰联储将在8月政策声明中暗示打算或愿意实行负利率,还预计新西兰联储将在5月13日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把量化宽松计划规模扩大近一倍,至600亿纽元。因此部分限制了纽元的涨幅。
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加元在石油动荡时期也保持平静,但警惕持续低油价打击加拿大经济或施压加元


对油价变动极为敏感的加元整个4月总体波动有限。即便是4月21日美原油5月合约史无前例的跌至负值,但是美元兑加元仅仅只录得逾两周高位,并随着近期油价反弹开始回落。
外汇月评:美元继续主导汇市,澳元料创4年最大单月涨幅,英镑前景仍寄望于英欧谈判

荷兰国际经济学家ChrisTurner表示,加元安然度过了最近的石油市场动荡,没有遭遇任何重大的抛售,我们猜测,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美元兑加元仍有可能升至1.45。

在加拿大央行4月公布的鸽派利率决议上,加拿大央行警告说,该国的经济表现可能比疫情初期的预测差得多,且预期中的复苏仍不确定。

加拿大央行估计,在长期封锁情况下,今年第二季度的经济产出可能比2019年底萎缩多达30%。加拿大央行称,这可能是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近期下滑。产出水平可能在一段时间内都将低于疫情前的水平。

富国证券认为加拿大经济正陷入严重的衰退,它可能难以像其他G10国家一样迅速地从危机中复苏。该机构预测加拿大经济在2020年全年将收缩5.7%,而加元将走弱。低油价可能会渗透到整个加拿大经济中,并对当地工业以及劳动力市场产生影响。如果出现更加不利的情况,富国证券表示将重新评估加拿大的GDP前景,还可能预测加元会进一步走弱。
来源:汇通网

2020-04-30T18:01:1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