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只减产了430万桶/日?高盛称各国减产太晚太迟,维持20美元油价目标

周一(4月13日)OPEC+达成历史性的减产协议,略低于此前OPEC+所传达的减产1000万桶/日,录得970万桶/日。

但是高盛认为因为当前市场上原油需求损失可能高达3600万桶/日,当前的减产力度不足以抵消需求下滑的影响。该机构还表示,如果经过数学模型,OPEC+自愿减产只会使实际产量比2020年第一季度减少430万桶/日,想要实现供需平衡,5月需要额外的410万桶/日。”

基于此,高盛认为随着储存容量接近极限,美原油未来仍将触及20美元关口。

不过高盛也认为非OPEC产油国减产以及国际能源署SPR的购买可能部分缓解油价下行的压力。同时因为沙特和阿联酋的大规模海运计划给浮动仓储和限制运费腾出了空间,未来几周布伦特原油涨幅将明显大于WTI原油。

墨西哥的“特殊待遇”可能会给OPEC+减产协议合规带来阻碍


周一(4月13日)OPEC+达成历史性的减产协议,略低于此前OPEC+所传达的减产1000万桶/日,录得970万桶/日。

尽管OPEC+达成了一致,因墨西哥在与沙特的对峙中赢得了胜利,这同时也是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减产协议,但是这可能远远不够,因为当前市场上原油需求损失可能高达3600万桶/日,如果在不考虑一些会计统计上的偏差的话,实际的减产额度可能仅有700万桶/日,尽管仍是创记录的减产水平,但是仍然不足以抵消需求下滑的程度。

值得一提的是OPEC+达成的减产协议要求所有国家都减产23%,除了墨西哥之外,其他国家都同意这一水平。按照规定,墨西哥实际上需要减产40万桶/日,但是由于扩充产能的需要,该国只接受减产10万桶/日,并一度导致谈判陷入中断的境地。随着墨西哥免于大幅减产,所有的成员国对墨西哥的特殊待遇感到失望,并希望通过最大限度地提高产量来弥补损失,尤其是在油价未出现有效反弹的情况下。
实际上只减产了430万桶/日?高盛称各国减产太晚太迟,维持20美元油价目标

维持美原油未来跌至20美元的观点


基于此,高盛的商品分析师达米恩·库拉瓦林(DamienCouravalin)发布了他最新的OPEC+协议分析报告,他在题为“历史性但尚未充分削减的报告”中写道:考虑到4月更新的OPEC核心生产指南,这笔970万桶/日的协议较4月OPEC+产量(鉴于沙特,阿联酋,科威特持续增长)下降了1240万桶/日。但是较之2020年一季度的平均产量仅下跌了720万桶/日。

通过数学模型计算,这位高盛分析师表示:“OPEC+自愿减产可能使得实际产量比2020年第一季度仅减少430万桶/日”,并补充说“基于最新的石油平衡,在有约束力的存储容量限制下,OPEC+自愿减产在5月需要额外的410万桶/日。”

库拉瓦林还表示:“这次协议将自愿减产安排得太少太迟了,无法避险石油的储存能力遭到破坏,随着内陆原油价格将在未来几周内进一步下跌,存储容量已饱和,仍维持美原油将跌至20美元的长期观点。

非OPEC产油国减产可能或部分缓解下行压力,但依然太晚太迟


OPEC+成员已同意从5月1日起将产量削减创纪录的970万桶/日。该协议是在墨西哥将最初减产40万桶/日下调至减产10万桶/日的基础上达成的。

G20部长似乎也致力于减产,有消息称,美国、巴西和加拿大可能会减产370万桶/日,上一周的预测甚至高达500万桶/日。

但是这可能并非是自愿减产,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并且由于市场力量(即低油价)而导致减产,伊朗部长补充说这一过程可能需要一年时间。因此不将这些视为自愿削减以实现油市平衡。

鉴于核心OPEC以外的大多数产油国难以实施大规模减产,这份协议显示,自愿减产的幅度仍然太小,而且为时太晚,无法避免储存量饱和,这使得所有产油国无法在低油价的情况下为市场再平衡做出贡献。最终,这只是反映出,没有任何自愿的减产足以抵消4月至5月因疫情而造成的平均1900万桶/日的需求损失。

未来几周布伦特原油美原油价差可能扩大


OPEC+产油国海运出口量的减少可能会导致布伦特原油价格跑赢大盘,因为海运出口量的减少(尤其是创纪录的4月沙特和阿联酋出口计划)将缓解全球超级油轮船队的压力,从而给浮动仓储和限制运费腾出了空间。

基于此,高盛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将在未来几周内涨势将明显大于WTI原油。同时日内减产协议的宣布可能也为长期价格提供了一些支撑,因为今年晚些时候的预期价格支撑会抑制生产商增加新的套期保值,而有可能激励他们利用现有的套期保值(远期交易的购买量)。

国际能源署购买SPR可能有助于短时间提振原油需求


最后有消息称,国际能源署(IEA)将在本周宣布向SPR购买石油,这将有助于有效削减石油产量。

例如,一份250万桶/日的SPR采购公告将有助于2000万桶/日的减产声明和实际1750万桶/日的减产相吻合,从而缓解市场上供应过剩的压力。

IEA执行董事法提赫·比罗尔此前表示:“我希望一些国家会宣布将购买石油以填补其战略石油储备,从而为石油需求提供生命线。”

高盛分析师认为,SPR采购不会改变供需平衡,因为估计到4月下旬商业和政府的合并存储容量将达到极限,这意味着在OPEC+协议开始之前就会出现400万桶/日的减产,如此高的SPR购买速度在逻辑上可能会进一步困难,因为战略储备被设计用于快速提货而不是补给,并且通常以高利用率运行,而备用容量较低。
来源:汇通网

2020-04-13T18:27:3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