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交易提醒:特朗普约谈石油高管欲救市?沙特却执意做刺头,美国页岩油行业陷入至暗时刻

周四(4月2日)美原油小幅上涨,较上一交易日结算价上涨逾1美元,因特朗普表示他相信俄罗斯和沙特很快就会解决石油纷争,现报21.26美元,涨幅4.68%。

周三因疫情蔓延,美股大跌,能源板块下跌逾4%,且EIA原油和汽油库存超预期大增,这使得美原油一度跌破20美元关口。但是因俄罗斯表示当前不会增产,且特朗普表示他相信俄罗斯和沙特很快就会解决石油纷争,这给了市场一定的安慰。

不过消息称即便美国施压,沙特仍无意减产,预计将很快推动产量自1200万桶/日上方,同时海上原油库存逼近纪录高位,暗示全球原油存储能力进一步下降。

油价持续走低已经对能源行业造成了巨大打击,4月1日大型页岩油厂商惠廷石油宣布破产。同时国际能源署警告称油市崩跌将影响到全球供应链。

考虑到短期疫情蔓延势头持续,将继续对油价构成压力,美国对于价格战的干预将成为油市能否反弹的关键因素,市场需保持关注。本周五特朗普与大型石油公司高管会谈。
原油交易提醒:特朗普约谈石油高管欲救市?沙特却执意做刺头,美国页岩油行业陷入至暗时刻

俄罗斯称不打算增产+特朗普认为俄罗斯和沙特很快就会解决石油纷争,令油价有所反弹


周三俄罗斯一位政府官员透露,鉴于全球原油市场供应远远过剩,俄罗斯不打算增加原油产量。这可能是在与沙特的原油价格战中发出了鸽派信号。该官员说,但是俄罗斯尚未与沙特就局势举行会谈,但是在当前形势下,让原油生产商增加产量毫无意义。

同时美国敦促俄罗斯和沙特共同努力稳定石油市场,且特朗普表示他相信俄罗斯和沙特很快就会解决石油纷争,也给了市场一定安慰。受此影响,美原油一度触及21.5美元关口。
原油交易提醒:特朗普约谈石油高管欲救市?沙特却执意做刺头,美国页岩油行业陷入至暗时刻

周三美国能源部发言人ShaylynHynes在声明中表示:“在全球需求空前下降之际的增产行动令人感到沮丧,这并不是我们希望从伙伴那里看到的审慎计划,也没有增进我们在稳定市场中的共同利益。”

Hynes称:“我们敦促沙特、俄罗斯和其他主要产油国在这个动荡时期共同努力,稳定市场。”

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他认为俄罗斯和沙特很快就会解决石油纷争。特朗普证实他将于周五与大型石油公司高管会谈。他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邀请石油行业高官到白宫开会,商讨帮助该行业的可能途径。大型石油钻探企业预计将参加,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以及大陆资源公司。

因此市场将继续关注美国如何干预价格战,如果确实能够一定程度上使得沙特和俄罗斯对立局面有所和缓,可能会给油价短时间带来部分提振。

沙特无惧美国施压继续增产,美国或考虑实施制裁


不过相比于俄罗斯表达了不会增产的立场,沙特对于增产仍十分强硬,即便是美国方面施压。

随着4月1日起,原有OPEC+减产协议正式失效。据沙特石油消息人士称,沙特阿美已要求主要能源服务公司支持该国石油巨头的计划,即“从4月1日开始,在可预见的未来”以每天最大石油生产能力生产1200万桶的计划,同时阿美还要求油服公司为石油产量升至1300万桶/日做好必要准备。

一份调查显示,沙特3月原油产量增加29万桶/日至1003万桶/日。同时有消息称沙特阿美的15艘油轮周一装载了1880万桶石油。

沙特的立场使得价格战短时间不存在结束的可能,这将继续对油价构成压力。对此美国银行警告称,若俄罗斯和沙特放量生产,油价将远低于20美元/桶。

美国银行石油天然气分析师KarenKostanian和EkaterinaSmyk表示,沙特阿美目前的生产成本总计8美元/桶,俄罗斯生产商目前的生产成本在10-12美元/桶。倘若俄罗斯和沙特诉诸于使用所有补偿机制,那么石油价格可能会跌至远低于20美元/桶。

有消息称,周五特朗普与油企CEO即将举行的会议,议程可能包括对沙特石油征收关税,放弃琼斯法案,允许更多的原油在美国附近运输。

EIA原油和汽油库存均超预期大增,凸显需求压力


周三美国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27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远超预期,汽油库存同样大幅超预期,但精炼油库存降幅超预期。EIA数据公布后美国原油价格短线小幅回落。

具体数据显示,美国截至3月27日当周EIA原油库存变动实际公布1383.3万桶,预期增加392.02万桶,前值增加162.3万桶。

此外,美国截至3月27日当周EIA汽油库存实际公布752.4万桶,预期增加108.7万桶,前值减少153.7万桶;美国截至3月27日当周EIA精炼油库存实际公布-219.4万桶,预期增加31.6万桶,前值减少67.8万桶。

EIA报告显示,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4周录得增长,且创2018年4月6日当周(104周)以来新高。美国精炼油库存变化值连续11周录得下滑。美国汽油库存变化值连续8周录得下滑后本周录得增长,且创1月10日当周(12周)以来新高。美国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10周录得增长,且创2016年11月4日当周(178周)以来新高。

总体而言,美国原油和汽油库存大增,说明市场需求不足。而精炼油库存下降主要是近期炼油厂开工率不足所致,凸显了油市当前颓靡的状态,短时间将继续限制油价的反弹。

疫情蔓延,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或继续打击原油需求


周三(4月1日)美股四个交易日以来第三天下跌,标普500指数创两周来最大跌幅,因市场担忧疫情恐拖累经济陷入更长停摆,料进一步打击公司业绩。

标普500指数下跌4.4%,报2470.5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4.4%,报20943.51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4.4%,报7360.582点。其中能源板块下跌了4%,凸显了市场对于需求前景的忧虑。

同时隔夜经济数据显示,美国供应管理学会3月份制造业新订单、就业指数跌至2009年以来最低。ADP数据显示3月份企业就业人数减少2.7万,为2017年以来首次下降。上周购房抵押贷款申请量降至2016年以来最低。这也对油价构成压力。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2日06时30分左右,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93万例,共计932605例。其中美国累计确诊213372例,成全球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死亡病例4757例;康复人数8474例。与前一天6时30分数据相比,美国新增确诊病例27107例,连续第三天新增确诊数超2万;死亡病例新增1447例。

疫情持续蔓延,佛罗里达州州长将签发居家令。纽约州和新泽西州新冠死亡人数在3天内翻一番。同时欧洲人面临足不出户的复活节,德国政府将全国封锁时间延长至4月19日,法国和西班牙单日死亡人数创新高。意大利死亡病例增长减缓,政府延长封锁措施。一系列限制措施可能会进一步打击原油需求。

同时此前特朗普警告“未来两周将是痛苦的”,且美国卫生官员库莫预测死亡病例或高达24万。此外特朗普表示,政府在考虑暂停飞离纽约和迈阿密等部分疫情严重城市的航班。

研究公司RystadEnergy预估,4月全球原油需求将同比下降近23%至7760万桶/日。

IEA:油市崩跌将影响到全球供应链


国际能源署(IEA)周三发布的报告称,全球疫情危机将影响石油供应链,并传导至整个能源行业。

目前油价大跌,因疫情打压需求,且OPEC和俄罗斯结束减产合作导致供应过剩的压力进一步加剧。今年第一季油价录得创纪录跌幅,其中3月下挫约55%,为有记录以来最大单月跌幅。周一油价跌至2002年以来最低水平。

IEA的报告称,为应对这种局面,石油生产商大幅削减对新增产能的投入,2020年的相关支出计划已经比先前降低了20-35%。IEA先前预期,今年产油国的纯收入将比2019年锐减50-85%,但降幅可能还会扩大,取决于需求下降的幅度。

IEA还对油价崩跌对其他能源行业的影响发出警告,称油价持续低迷将影响向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转换。

首个大型页岩油厂商破产,行业洗牌加剧


在疫情全球大流行带来的需求疲软和沙特和俄罗斯引发的产油国之间的价格战的共同影响下,惠廷石油公司成为原油需求下滑的第一个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牺牲品,因为没有页岩油公司可以在20美元的价格上实现盈利,即便是超级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公司在内的许多美国钻探商。

周三(4月1日)早间,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惠廷公司宣布,已向德克萨斯州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促使其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

伍德·麦肯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分析师西蒙·弗洛里斯(SimonFlowers)表示,自上个月油价暴跌以来,美国有22位独立页岩油公司已经将2020年的支出削减了200亿美元,平均削减了35%,其中三个将资本支出削减了50%或更多。

“裁员规模接近2015年,裁员速度更快。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可能只是即将发生的事情的冰山一角,因为页岩油巨头DiamondbackandOccidental在过去两周已经调整了两次经营规模,这对于许多独立的页岩油公司而言意味着更大程度的缩减。”

海上石油库存逼近2009年的纪录高位,因库存过剩加剧


航运业消息人士称,石油贸易行利用海上油轮储存多达8000万桶石油,他们还在寻找更多的油轮,因全球石油库存过剩,陆上石油储存地点将很快被用尽;疫情爆发引发全球石油需求锐减三分之一,加之沙特和俄罗斯等主要产油国迄今拒绝限制产量,造成据信是史上规模最大的石油供应过剩,贸易行纷纷寻找石油储存仓库。

上一次海上石油库存达到类似水平是在2009年,当时贸易行在海上的石油库存超过1亿桶,随后库存逐步降低;全球有逾770艘超级油轮,每艘最大载量为200万桶石油;航运消息人士估计,目前有25至40艘超级油轮用于在海上存储石油。

根据能源咨询公司RystadEnergy的分析,如果主要产油国从4月开始增产,全球将陷入每天石油供给比需求多1000万桶的境地,而全球石油存储基础设施已陷入困境,76%的储存设施已经饱和,在未来几个月内将难以接收更多的原油和产品。

“加在一起,今年上半年原油市场将达到18亿桶的过剩供给。这超出了我们估算的16亿桶可用原油储存能力的上限。因此,生产将不得不减少,甚至停产。”IHSMarkit副总裁兼石油市场主管吉姆·伯克哈德(JimBurkhard)说,“现在,减产只是地点和数量的问题。”

渣打银行(StandardCharteredBank)预计则更为悲观,预计到今年年底累计储存量将超过21亿桶。

受此影响,原油市场目前出现所谓的“正价差”,即远期原油价格高于即期价格,这种市场结构鼓励贸易行将石油储存起来,希望在未来价格反弹时售出获利;油轮每日租赁费用本周已飙升至23万美元以上的纪录高点,在3月12日前后为每日20万美元,贸易行必须为长期租用支付溢价。
来源:汇通网

2020-04-02T12:11:19+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