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投行预测2020年衰退风险下降;但两大风险犹存,黄金仍是香馍馍

随着2020年将至,分析师正在对2020年全球经济做出展望。一个普遍的观点是随着近期国际贸易乐观情绪回升,2020年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已经大幅下降,同时2019年全球央行宽松的积极影响也将开始显现。

但是分析师同时指出,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同时美国大选将至,政治的不确定性也将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

基于此分析人士认为2020年全球经济仍处于整合期,而非全面复苏,一旦市场出现负面影响,可能会打击市场的信心。因此在2020年黄金等避险资产将继续受到追捧,直到全球经济和政治出现更为明确的积极信号。
多数投行预测2020年衰退风险下降;但两大风险犹存,黄金仍是香馍馍

2020年全球经济衰退的显著下降


分析师普遍认为,随着国际贸易乐观情绪回升,2019年底市场所面临的衰退风险已经明显下降。

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PGlobalRatings)估计,明年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将在25%-30%之间,而此前的预测是在8月份报道的30-35%之间。同时,彭博指数估计未来12个月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29%。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国家活动指数11月反弹,触及2018年2月以来最高水平,也暗示全球经济衰退风险下降。

经济衰退的担忧在2019年中期达到最高水平,当时收益率曲线自2008年以来首次倒挂。这种现象通常被许多经济学家视为经济衰退即将降临的迹象。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收益率曲线反转表已经成功预测了经济衰退。但是,倒挂后通常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开始衰退。

富国银行策略师在其《2020年展望》报告中写道:“在2019年中期,中期国库券利率低于短期国库券利率,这表明投资者预见到了更高的未来风险。”

该机构分析师还表示:“我们仍然坚信,收益率曲线上的利率将保持在历史最低水平附近。我们为2020年底设定的10年期和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目标区间(分别为1.25%至1.75%和1.75%至2.25%)表明长期国债收益率仍有继续小幅回落的空间。不过,我们预计2020年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相对平坦,出现倒挂的可能性不高。”

分析师对于2020年全球经济前景的乐观预期有所回升


同时市场对于2020年经济前景略有改善,除了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有所好转的经济数据,以及全球货币政策放松的影响。

渣打银行(StandardChartered)称:“随着全球货币政策放松的影响,2020年我们可能会看到一定程度的企稳。我们在2019年看到了全球央行的鸽派惊喜。这将总体上为经济增长提供一些支持。”

该银行金属分析师SukiCooper表示:“我们对2020年的全球增长预测从2019年的3.1%上升到3.3%。2019年是各国央行采取宽松态度并带来一波鸽派惊喜的一年,因此我们预计美国或全球经济不会在2020年陷入衰退。由于降息将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但是效果传导往往需要滞后一年,因此在2020年可能会逐步感受到积极的影响。”

Pepperstone研究负责人克里斯·韦斯顿(ChrisWeston)指出,明年发生衰退的风险很低,并指出他估计明年发生衰退的可能性约为10%-15%。

韦斯顿说:“失业率低,尽管小企业在雇佣方面出现了一些裂痕,但是在经济趋势中看到的一切都表明,衰退的机会很低。我们开始看到全球数据流的稳定。通胀的期望正在上升。”

道明证券的商品策略师丹尼尔·加里(DanielGhali)表示,道明证券(TDSecurities)也“目前不预期衰退。”

富国银行(WellsFargo)实物资产策略主管约翰·拉福格(JohnLaForge)表示,在总统大选年内,经济衰退是不太可能的。

LaForge表示:“自1900年以来的所有总统选举中,只有一年出现了衰退-1948年。”“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们进入经济扩张已近11年了。历史上最长的一次。因此需要警惕意外情况的发生。”

国际贸易不确定性仍是风险因素之一


尽管分析人士普遍认为2020年全球衰退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分析师警告称,如果国际贸易局势不确定性再次回升,那么市场的乐观情绪将会迅速转向。

渣打银行金属分析师SukiCooper指出:“主要的下行风险实际上与国际贸易进展有关,因为这一事件可能会对全球经济前景产生直接的影响。

凯投宏观助理大宗商品经济学家基兰·克兰西(KieranClancy)认为:“市场仍将继续关注国际贸易局势进展,因为当前仍缺乏具体的细节,只有出现明显向好的信号才能缓解市场的担忧情绪。”

不过凯投宏观美国经济学家保罗·阿什沃思认为,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不一定引发经济使得衰退,但是对于市场信心的负面作用却是显而易见的,这将在股市中有所反映。

阿什沃思表示,纵观整个2019年,国际贸易关系处于反复变动的过程中,市场其实已经部分消化了国际贸易的影响。如果不确定性回升,我们将看到股市出现负面反应。但是,这并不一定会使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美国政治的不确定性也是经济复苏的风险因素之一


分析师们表示,美国总统大选是可能加剧衰退忧虑的另一种潜在风险。渣打银行分析师SukiCooper表示:“我们仍然认为,美国大选可能成为明年全球经济的关键转折点。”

不过凯投宏观经济学家阿什沃思认为,美国大选更有可能影响股票市场,而非实体经济。

阿什沃思表示:“我们已经听过很多关于明年初选之前的民主党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支持率上升的消息。尽管此前有消息称,他们如果当选将会对实体经济和股市产生负面影响,因为他们可能会上调税率,而特朗普连任则会维持当前的税率,但是我并不支持这一观点,那是因为财政刺激终归是财政刺激,任何政党只要扩大支出,都将在短期内推动经济出现更为强劲的增长。
多数投行预测2020年衰退风险下降;但两大风险犹存,黄金仍是香馍馍

凯投宏观资深经济学家安德鲁·亨特(AndrewHunter)表示,迄今为止市场对特朗普遭弹劾的新闻已经熟视无睹,因为对于特朗普的弹劾指控很难在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参议院通过。

但亨特表示,特朗普深陷通乌门这有可能损害其获胜机会,并给像伊丽莎白·沃伦这样的民主党候选人留下空缺。他表示,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计划的前景意味着沃伦出任总统对经济并非是个坏消息,但沃伦对银行,科技公司,制药和能源部门的有关举措可能会打击股市。

2020年的复苏是“脆弱的”,并非全面复苏的开始


总部位于亚洲的金融服务集团野村证券(Nomura)在其年度展望中表示,2020年的复苏将是“脆弱的”。

“我们预计,2020年世界GDP增长将稳定在3.1%,但从表面上看,这种扩张是脆弱的,美国(2.3%至1.8%),欧元区(1.1%至0.9%)和日本(1.0%至0.2%)经济增长将有所放缓,不过被少数新兴市场所部分抵消——巴西,墨西哥,印度,土耳其和南非从2019年的温和增长中反弹。”

野村的报告补充说,明年可能是全球经济整合的一年,而不是全面复苏的一年。

渣打银行分析师SukiCooper指出,除了即将到来的许多风险之外,2020年有望成为反弹年。但是经济复苏仍存在一些其他障碍,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如果长期存在,这可能会增加2021年全球增长的下行风险。

基于此,分析师们认为,黄金在2020年将继续受到追捧,直到市场出现更多有关国际贸易和政治的乐观信号。

北京时间15:11,现货黄金现报1490.55美元,涨幅0.32%。
来源:汇通网

2019-12-24T16:30:1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