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银行长拉加德措辞鸽派不及预期,上调今年增速和明年通胀预期,欧元短线震荡逾25点

周四(12月12日)21:30,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召开新闻发布会,鸽派基调不及预期,上调年内增速预期和明年通胀预期。截至发稿,欧元兑美元冲高回落,短线震荡逾25点,相对高位和低位分别为1.1154和1.1127。
欧银行长拉加德措辞鸽派不及预期,上调今年增速和明年通胀预期,欧元短线震荡逾25点

稍早前,欧洲央行公布年内最后一份利率决议,维持各项政策参数不变。

QE


拉加德称,需要长时间高度宽松的政策立场。如有必要,欧洲央行准备好调整所有政策工具。

经济增速


欧洲央行预计2019年GDP增速为1.2%,9月预期为1.1%;预计2020年GDP增速为1.1%,9月预期为1.2%;预计2021年GDP增速为1.4%,9月预期为1.4%;预计2022年GDP增速为1.4%。

拉加德指出,出现经济增长稳定的初步迹象,但经济增长风险仍偏下行,贸易和全球不确定性拖累投资增长,不过并不显著。拉加德敦促各国政府提高长期潜在经济增速,必须加强结构性改革的执行。

通胀


欧洲央行预计2019年通胀率为1.2%,9月预期为1.2%;预计2020年通胀率为1.1%,9月预期为1%;预计2021年通胀率为1.4%,9月预期为1.5%;预计2022年通胀率为1.6%。

拉加德表示,数据表明通胀将持续温和,将继续监控通胀趋势,需要充分的刺激政策来提振通胀。但有初步迹象表明,潜在物价水平有所上升。2021年通胀预期修正主要是因为能源价格。

就业


拉加德认为,就业增速和薪资情况支撑经济韧性,

风险


贸易和全球不确定性拖累投资增长。

Berenberg银行的FlorianHense表示:“除了短期经济预测外,欧洲央行没有理由调整其前瞻指引,更遑论调整政策了。我们预计,欧洲央行将在2020年保持现行姿态。”

荷兰国际集团经济学家CarstenBrzeski表示:“拉加德符合外界的预期,即她可能成为欧洲的一个主要的经济和政治声音,而不是迅速调整央行的政策立场。”

新人新气象


拉加德上周要求欧洲议会的议员们给她些时间,让她熟悉新工作,重塑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这可能是一次漫长的政策评估。

拉加德的教育背景是公司法,她是首位担任欧洲央行行长的非科班出生经济学家。拉加德表示,不会拘泥于现行的货币政策。

拉加德在欧洲央行处境艰难时走马上任。欧洲央行最近重启了2.6万亿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并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因物价上行压力仍然明显低于2%的官方目标。而由于贸易紧张局势、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以及制造业疲软,欧元区经济今年预计仅增长1.1%。

对通缩担忧过头了?


但很少有投资者认为,欧洲央行应当进一步调降存款利率至目前的-0.5%下方。包括拉加德在内的一些官员已经发出警告,金融泡沫、挤压银行盈利空间、储户的不满等副作用日益突出。

包括欧洲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OtmarIssing在内的一些学者表示,欧洲央行应该放弃继续为试图达到2%的通胀目标而努力。在德拉基任内,该目标从未成功实现。Issing等人认为,对通缩的担忧被夸大了,低通胀并没有啥错。

欧洲央行在11月份公布的金融稳定报告称,低利率支持欧元区经济活动,但也可能会刺激一些非银行金融机构、高杠杆率的非金融机构以及一些房地产市场过度冒险。

欧洲央行副行长金多斯此前表示:“虽然低利率环境支撑整体经济,但我们也注意到市场风险也在积聚,需要确保持续和密切的监控。当局应该动用所有可用工具,尽可能地堵住漏洞。”

2019年4月至9月期间,欧元区中小企业营业额净占比大致稳定保持在20%的强劲水平。但欧元区中小企业净利润出现了自2016年中以来的首次下滑,原因是中小企业继续受制于不断增长的人工、原材料和能源成本。

缺乏熟练劳动力仍然是欧元区中小企业关注的主要问题,其次是寻找客户困难,而融资渠道仍然是最不重要的关切。从净值上看,中小企业继续表明,银行贷款条件有所改善。

周四早些时候的数据显示,欧元区银行在最新一轮的长期贷款中吸纳了近1000亿欧元(1100亿美元)的资金,显示出他们持续依赖欧洲央行融资。

处理与德国的矛盾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不反对德国的施纳贝尔从1月1日开始担任欧洲央行执委。施纳贝尔是该职位唯一的候选人,她将接替在10月辞职的前执委劳滕施莱格。施纳贝尔的专业领域是银行业危机,她是为德国政府提供经济事务咨询的五人智库成员之一。

在今年9月的欧洲央行政策会议上,德国先前任命的执委劳滕施莱格和其他逾三分之一的管委反对恢复资产购买的决定,但未获成功。会后不久劳滕施莱格辞职。

在前行长、意大利人德拉基的领导下,欧洲央行抛弃了德国的正统观念,转而采纳以美联储为急先锋的大规模刺激政策。德拉基也曾呼吁德国等有预算盈余的国家加大支出和投资力度,但柏林方面对他的呼吁置若罔闻。

意大利央行行长Visco说,他更喜欢量化宽松,而不是降息,但这对他的一些同事来说是最有争议的措施。

德国媒体经常指责欧洲央行以超宽松政策征收德国储户的财产,吹大房地产泡沫,刺激保险公司购买过多风险资产,并向意大利等负债累累的南欧国家政府提供资金。

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表示:“如果货币政策立场导致金融失衡加剧,从而给物价稳定带来长期风险,货币政策不能因此自满。”

欧洲央行不顾魏德曼的反对,在9月出台了新一轮刺激方案,且一些经济学家呼吁提供更多支持,因为经济增长依然疲弱,尤其是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德国。

魏德曼认为,没有必要对前景的每一个变化都做出反应,特别是现在有初步迹象表明,德国出口导向型制造业的下滑势头可能已开始回稳。

法国里尔IESEG管理学院经济研究主任EricDor周三在法兰克福对记者说:“我们过度依赖货币政策。欧洲央行必须做出规范,在不损害意大利等高负债国家经济的前提下结束刺激计划。”

来源:汇通网

2019-12-12T21:53:1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