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石油巨头给对手泼脏水,自诩最可靠生产者;意欲增产凸显,俄罗斯减产仍任重道远

在遭遇了俄罗斯史上最大的石油污染危机6个月之后,该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负责人谢钦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对美国和沙特这两个顶级产油国提出了质疑。

分析人士认为谢钦此举无非是想在沙特油田遇袭和美国页岩油增产放缓之际凸显俄罗斯可靠生产者的形象,从而为俄罗斯石油巨头增产提供足够的理由。

事实上俄罗斯石油巨头和政府之间一直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一方面俄罗斯石油巨头想要增产,但是另一方面政府仍竭力推进减产。因此俄罗斯近几个月减产一直处于不达标的状态。

尽管俄罗斯近期重申将深化合作,但是有消息称该国石油巨头正准备开发一个新的石油项目,这可能使得俄罗斯达成减产目标仍任重道远。随着国际经济前景依旧疲软,如果俄罗斯产量不增反降,可能会加大油市平衡的压力,这可能会进一步施压油价。
俄罗斯石油巨头给对手泼脏水,自诩最可靠生产者;意欲增产凸显,俄罗斯减产仍任重道远

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对沙特和美国稳定供给提出质疑


上周四(10月24日)在维罗纳论坛上发表讲话的俄罗斯石油公司负责人谢钦表示,现在是重新评估沙特无条件的被认为是可靠石油供应国时候了。9月14日沙特油田因遭受无人机袭击导致该国一度产量中断570万桶/日,而随着特朗普撤出伊核协议,加剧了该地区的地缘安全局势,可能会对未来的供应安全造成额外的风险。

此外谢钦还对美国的页岩油繁荣将持续多久提出了质疑。谢钦一直反对总统普京加入OPEC+所制定的减产计划。

谢钦关于沙特的评论显然是正确的,此前沙特油田遇袭也是该国一直担忧的问题,但是所造成的后果却令市场感到震惊,因为它暗示沙特的石油设施比想象中的更容易受到攻击,因遭遇攻击该国减少的产量一度高达全球供应总量的5%,这令市场对于该国可靠的原油供应国的地位提出了质疑。

同时这也意味着沙特阿美在其IPO的招股说明书中可能需要对这部分风险因素进行阐述,这实上已经对沙特阿美2万亿美元的上市估值造成了负面影响。

而谢钦对于美国页岩油产量的评论也并非无稽之谈,因为美国的原油产量增速已经明显放缓。美国能源署已经对美国原油产量的增速预期下调了一半,该机构预计2019年12月至2020年12月美国原油产量可能仅仅增加37万桶/日。

但是相比于沙特,美国的原油生产面临的风险显然要小的多。同时尽管美国的原油钻井数已经连续11个月下降,但是该国的原油产量仍维持在历史高位附近,因该国钻探效率的不断提高。

事实上一直以来谢钦一直对页岩油热潮持怀疑态度,谢钦表示,从2013年开始他就意识到对于页岩油产量持续增加的预估是错误的,在未来几个月美国的页岩油热潮将终结。

俄罗斯石油公司意欲增产之心早已蠢蠢欲动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谢钦对于沙特和美国原油产量的批评无非是想要证明俄罗斯是唯一可以有效的稳定供应原油的国家,从而为其进一步增产提供依据。

早在2019年2月谢钦便表示,如果公司一直限制产出,我们希望政府能予以相关的补偿。谢钦认为因为俄罗斯加入了减产,导致数个项目招致了中断,这部分损失应当由政府承担。

而到了4月,谢钦则表示,若OPEC+延长减产协议,美国生产商将提高产量,沙特可能对延长减产协议有兴趣,但是俄罗斯需要捍卫其在全球油市中的份额。

谢钦表示没如果坐视市场份额被美国瓜分,那么预计美国原油出口在2024年前将达900万桶/日,这将进一步加压俄罗斯的生产空间。

德鲁日巴管道污染事件实际上也令俄罗斯可靠供应商的地位大打折扣


尽管谢钦努力的想要表达俄罗斯是可靠的生产者形象,从而为自己增产提供足够的理由。但是市场人士表示,谢钦显然忘记了4月份俄罗斯所遭遇的大规模石油污染事件。

在2019年4月俄罗斯向国际市场运送约150万桶/日原油的德鲁日巴管道中的原油被发现被有机氯化物污染。这一事件不仅使该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关闭了对欧洲的主要石油出口动脉,也削弱了市场对俄罗斯作为可靠的石油供应国地位的信心。这也提醒全球投资者,俄罗斯和沙特一样在石油出口方面也极度依赖关键的出口设施。

更重要的是,此次污染是由俄罗斯尚未完全解决的问题造成的,调查人员将责任归咎于一群与该国管道系统合作的黑市商人所致。但是污染的影响持续存在,到6月波兰和捷克再次在输送的原油中发现了有机氯化物。

普京曾表示,德鲁日巴危机在经济,财政和公众形象方面给俄罗斯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破坏”。因此谢钦想要塑造可靠供给者的形象似乎仍面临不小的阻碍。

俄罗斯大部分时间都未能减产达标,石油巨头和政府之间的微妙平衡使然


事实上,俄罗斯在减产问题大部分时间处于不达标的状态。按照减产协议,俄罗斯需要减产22.8万桶/日,但是自从2019年1月以来,除了此前因输油管道污染导致产量锐减外,大部分时间都未能触及这一水平,而俄罗斯的惯用理由之一是因为冬季需求高峰到来需要提高产量。

尤其是在8月,俄罗斯石油产出升至1129.4万桶/日,高于俄罗斯与其他产油国约定的产出上限1119万桶/日,同时也创下3月份以来最高水平。

而9月和10月该国产量分别为1125万桶/日和1123万桶/日,尽管略有下降,但是仍高于减产配额,因冬季需求高峰的需要。

事实上俄罗斯减产很难达标的一个因素就是俄罗斯石油巨头们在减产问题和政府的立场不一致。石油巨头们普遍认为,减产或导致利润下降,并将市场份额拱手让给了美国。

而在今年8月俄罗斯公布了一份保守的预算提案。从公布的数据来看,俄罗斯将2019年盈亏平衡点的油价目标位定在了49.2美元/桶,为十年来的最低的预算平衡的油价水平。考虑到当前布伦特原油的价格远高于这一水平,这给了石油巨头们进一步增产的空间。

早在2018年夏季华尔街日报便报道称,俄罗斯石油公司正采取行动,打算显著提高原油产量。俄罗斯石油公司给出的解释是该公司在2018年5月份将一处偏远的西伯利亚油田的产量增加7万桶/日,然后再削减产量,只是为了测试其增产能力。

而2018年9月俄罗斯原油产量达到创记录的1141万桶/日背后重要的推手之一也是俄罗斯石油公司。

分析人士认为,俄罗斯石油巨头和俄罗斯政府之间似乎维持着一个微妙的关系。一方面俄罗斯石油巨头想要增产,但是近日俄罗斯能源部表示,该国将继续深化和沙特以及其他OPEC+国家的合作,以提高市场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

对此McKennaMacro策略师GregMcKenna称:“(俄罗斯)石油企业多年来一直觊觎从沙特和其他产油国那里抢夺市场份额,但莫斯科的态度让他们不能轻举妄动。”

但是分析人士表示俄罗斯巨头们并不是因此停止增产的举措,由于谢钦等人是现任总统普京的坚定盟友,因此他们可以会继续施压以换取更多石油政策上宽松空间。

俄罗斯石油公司主导北极油田项目或使产量激增,俄罗斯减产仍任重道远


有消息称,俄罗斯石油公司正准备领导一项北极油田开发项目,该项目估计耗资1570亿美元(10万亿卢布)。

俄罗斯副能源部长帕维尔·索罗金上周向媒体宣布了沃斯托克石油项目,并补充说克里姆林宫已经同意减税方案,这将有助于推动北冰洋油气的发展。

沃斯托克石油项目将包括已经生产和尚未开发的油田,俄罗斯石油公司将与合作伙伴独立石油公司一起开发它们。俄罗斯财政部税务局局长说,仅这个项目的税收减免每年就可能达到约9.4亿美元(600亿卢布)。

据悉,沃斯托克石油项目可能会为俄罗斯的石油总产量增加约200万桶/日,尽管石油收入不是俄罗斯GDP的最大贡献者,但仍是出口收入的最大单一贡献者,占53.8%,因此该项目的实施无疑将成为俄罗斯财政的重要收入来源。

政府的税收减免对帮助俄罗斯石油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发展北极地区铺平了道路。但是这可能意味着俄罗斯的实际产量可能比计划的要高的多,这对于OPEC+减产以平衡油市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的隐患。

俄罗斯石油巨头给对手泼脏水,自诩最可靠生产者;意欲增产凸显,俄罗斯减产仍任重道远
北京时间15:00,美原油现报55.50美元,跌幅0.54%。短时间上方关注密集成交区间56.6-57美元,下方关注10月11日高点和7月18日低点所在的54.8美元附近。
来源:汇通网

2019-10-12T06:57:5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