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油瓶颈成过去时?美油出口紧逼OPEC,警惕空头吹响集结号

油市近期一直在供应过剩的担忧情绪下挣扎,因国际贸易紧张情绪和全球经济放缓已经对需求造成了负面影响。但是有迹象显示,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原油进入国际市场,可能会加剧这一局面。而随着美国石油巨头入驻二叠纪进一步拉低石油价格目标,OPEC平衡油市的努力正变的越来越困难,这可能会对油市造成冲击。
输油瓶颈成过去时?美油出口紧逼OPEC,警惕空头吹响集结号

美国输油管道瓶颈在本月得到解决,未来将有额外130万桶/日的输送能力


在过去10年里,美国的原油产量翻了一倍多,达到了1230万桶/日,超越了沙特和俄罗斯,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产国。但是此前由于缺乏石油运输设施,这使得大量的美国原油滞留原产地,无法进入国际市场。

这一情况在本月出现转机,目前已经投入使用的CactusII管道使得美国的原油运输能力增加了67万桶/日。而该项目还包括40万桶/日的EPIC原油管道和90万桶/日的GrayOak管道,预计将在年底前启动,这将使得美国原油的海外出口能力进一步扩大。
输油瓶颈成过去时?美油出口紧逼OPEC,警惕空头吹响集结号

新的管道预计将能够把更多位于德克萨斯二叠纪盆地的原油输送至墨西哥湾沿岸进行出口,这有助于降低原油价格,尤其是在当前全球原油需求疲软的状况下。

美国的原油出口能力扩大,未来出口量或增至500万桶/日上方


根据花旗集团的数据,新的管道可能有助于美国石油出口量从目前的300万桶/日的基础上到年底前再增加100万桶/日,2020年预计还能再次增加100万桶/日。花旗集团数据还显示,今年的出口量比去年平均增加9.7万桶/日。

花旗集团全球商品研究主管爱德华·莫尔斯表示,未来6至8个月预计美国的原油出口量将达到400万桶/日,这比北海原油的出口量要大得多(不足200万桶/日,布伦特原油最初的定价基准),如果美国在未来三年内出口量达到600万桶/日,那么美原油将可能取代布伦特原油成为主要的原油基准。

考虑到管道容量的激增有助于解决二叠纪瓶颈的问题,花旗预测2023年二叠纪的产量预计将翻一番达到800万桶/日。

美国银行商品和衍生品研究主管弗朗西斯科·布兰奇表示,将二叠纪原油输送到墨西哥沿岸一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现在已经得到解决,未来18个月,所有原油出口状况都将得到改善。
输油瓶颈成过去时?美油出口紧逼OPEC,警惕空头吹响集结号

OPEC减产的努力正变的愈发困难


美国原油产量和出口的增加正在使OPEC陷入困境。OPEC+实际主导国沙特和俄罗斯一直在减产以支撑油价,但是美国持续增产却抵消了OPEC减产的努力。

布兰奇指出,尽管因为低油价导致很多页岩油公司被迫削减开支以节约成本,这使得钻井数量持续下滑,自2018年12月以来已经累计下跌100口。但是由于生产效率的提高,因此依然可以看到产量的增加。
输油瓶颈成过去时?美油出口紧逼OPEC,警惕空头吹响集结号

莫尔斯认为,预计俄罗斯和OPEC将会继续保持合作,尤其是在当前经济前景疲软的情况下。

但是对于美国的原油厂商而言,尽管需求下滑导致价格下跌会使其考虑降低产量增速,但是这只会延缓美原油增产的趋势,而不是阻碍这一趋势。OPEC未来平衡油市的难度将会越来越大。

但莫尔斯表示,未来两至三年内会出现供应过剩,并使得原油价格在两至三年内遭遇挑战,且不排除布伦特原油跌至50美元,美原油跌至略高于40美元的水平,考虑到全球经济衰退前景,需求也将下降,他们将会对产量增长预期做出调整。

出口扩大也进一步推动美国国内产量提升


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原油进入国际市场,美国正在成为一个石油净出口国。根据每周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前两周美国出口了530万桶/日精炼产品和280万桶/日的原油。

莫尔斯表示,通过增加石油产量的数量和天然气的出口,美国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交易中心。

同时他还指出,2015年美国解除长达40年的石油出口禁令也是使得美原油增产的重要因素。因为在这一限制条件下,美国的原油厂商没有出口的机会,也就没有了增产的动力,因为只依靠美国市场是无法消化这么高产的轻质原油的。

花旗集团指出,亚洲和欧洲正在成为美国重要的出口市场,其中韩国已成为美国原油的最大买家,大约65万桶/日,紧随其后的是欧洲,印度。而邻国加拿大也成为了美国的重要出口地,其进口量甚至高于印度。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美国出口能力的扩大或进一步推动美国国内产量的扩大。

石油巨头入驻二叠纪,美原油产量更不易受到油价下跌的扰动


此外,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石油巨头入驻二叠纪,可能会使得美国原油对于油价的敏感程度有所下降,从而保证产量的稳定性。

随着石油巨头在过去几年的到来,美国页岩行业的形态发生了变化。德克萨斯州的石油工业曾经都是由小型页岩油公司组成,但是这类企业即使规模相对较大也很难不受价格波动的影响。同时考虑到收益和成本的关系,即使油价处于高位,这类公司也不可能大幅的增产。

但是大型企业的到来带来了规模效应,有效的压低了生产成本。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今年都宣布了二叠纪的主要扩张计划。

此前埃克森美孚甚至表示,即使油价跌至35美元,它可以保证一定的盈利,则就为石油的进一步增产提供了空间。

未来影响油价的重要因素或是飓风对于墨西哥湾沿岸的影响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美国原油产量和出口激增,市场的焦点将放在墨西哥湾沿岸在应对飓风季节时的脆弱性上。飓风可能会成为未来油价走向的重要因素。

目前墨西哥湾沿岸已经建造了可以抵御强烈飓风的炼油厂和钻井平台,但即便如此,使今年早些时候像Barry这类1级风暴也会破坏该地区的生产,因为钻井平台在暴风雨之前就已关闭。

对此AgainCapital的JohnKilduff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原油嵌入系统,全球供应链的飓风风险呈指数增长,这将增加价格波动。”

汇通财经APP提示,随着美国原油出口能力不断扩大或加剧油市供应过剩的局面,当前美国和沙特在亚洲市场争夺市场份额,考虑到亚洲市场的潜力,美国仍有进一步增产的空间。除非国际贸易局势出现和缓且经济出现回暖的迹象,否则料继续施压油价。
来源:汇通网

2019-08-28T16:13:3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