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二季度GDP前瞻:增速恐为两年多最慢,还需留意PCE表现

北京时间7月26日20:30,美国商务部将公布该国第二季度GDP初值。由于消费者支出加速上升可能被疲弱的出口和企业投资所抵消,第二季GDP环比年率料为增长1.8%,低于第一季的3.1%,可能创下两年来的最慢增速。库存与贸易预计拖累增长,消费者支出料加速上升,而企业投资预计保持疲弱。

美国二季度GDP前瞻:增速恐为两年多最慢,还需留意PCE表现

美国6月企业投资略有改善,但预计第二季经济成长仍大幅放缓


关键的美国生产资本财新订单6月大幅增加,表明企业投资有所改善,但由于出口疲软和库存增加减少,预计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仍将大幅放缓,可能为两年多来最慢增速。

尽管如此,强劲的劳动力市场仍然支撑着美国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周四公布的另一数据显示,上周初请失业金人数降至三个月低点。

预计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是,美国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不断上升,尤其是考虑到国际贸易紧张局势以及海外经济增长放缓所带来的风险。这些因素料将促使美联储7月31日进行10年来的首次降息,但由于强劲的劳动力市场支撑着消费者支出,近期并不会出现经济衰退。

穆迪分析驻宾州西切斯特的资深分析师RyanSweet表示:“经济放缓吓坏了美联储和市场,但天并没有塌下来。如果明年我们真的发生经济衰退,那将是因为我们引发贸易紧张自作自受。”

针对经济分析师的一项调查显示,第二季GDP环比年率料为增长1.8%,低于第一季的3.1%。增速下降也与库存增长放缓有关。

但由于起伏较大的出口和库存分项数据是预期中GDP放缓的主要原因,若美国经济创下2017年第一季以来最慢增速,或将掩盖10年来经济扩张期间的一些基础强劲因素。

经济放缓基本上是由于白宫1.5万亿美元的减税政策刺激效果消退。特朗普政府实施减税政策,搭配政府增加支出和放松监管,以帮助提升可持续的经济年增率达到3.0%。美国2018年经济增长2.9%,今年预计在2.5%左右。分析师估计,不会引发通胀压力的可持续经济增长率介于1.7-2.0%。

富国银行证券的资深分析师SamBullard表示:“随着财政刺激的效果消退,以及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和全球需求放缓仍阻碍企业投资,美国GDP增长应会减速。”

美国第二季度GDP报告预计还将显示上季通胀升温,不过整体通胀趋势可能依然温和。此外,美国政府还将发布2014年至2019年第一季的GDP数据修正。

美国消费者支出料表现强劲


占美国经济活动逾三分之二的消费者支出料将加速增长,第一季度增长率放缓至0.9%,为一年来最低。今年年初的消费支出放缓一定程度上归因于持续35天的政府部分关门。失业率处于近50年来最低水平,提振了薪资,也对消费者支出构成支撑。

但消费者支出增长可能受制于出口大幅下滑,逆转第一季度的强劲增长势头。预计出口低迷会导致第二季贸易逆差恶化。据信上个季度贸易对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的贡献为负值,第一季度贡献了0.94个百分点。

消费者支出加速可能帮助企业减少过剩库存,导致库存增幅收窄。尽管这可能在第二季度令GDP增长承压,但可能会提振制造业。企业正在处理未售出商品库存,对工厂的订单减少,抑制了制造业生产。第二季度企业投资可能表现疲弱,预计设备支出将再度萎缩,第一季度曾创下三年来最大降幅。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月初称,企业投资是表现疲弱的经济领域之一,称其已经“明显放缓”,这可能“反映出对贸易紧张局势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

第二季包括石油和天然气钻井在内的企业建设投资料下滑。包括研发在内的知识产品支出则可能增加;政府投资料强劲增长,但房屋建筑支出则可能连续第六季萎缩。

美联储将企业投资和房地产市场列为经济疲弱领域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月初称,企业投资似乎已经“明显放缓”,称这可能“反映出对贸易紧张局势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

6月核心资本财订单激增,暗示企业设备支出增加,但分析师警告称,鉴于汽车行业库存过剩以及波音的设计问题,这种强劲势头可能是短暂的。

制造业约占美国经济的12%。卡特彼勒周三公布的获利低于华尔街预估的季报,并表示全年获利料在之前预估的低端,凸显了制造业的困境。

波音周三也公布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亏损,由于解决737MAX机型问题的成本不断上涨,波音还警告称,可能不得不完全停止生产遭停飞的机型,如果复飞遭遇全球监管机构新的阻力的话。

CapitalEconomics资深美国分析师MichaelPearce表示:“由于全球公布的数据仍在恶化,且国内产能利用率下降,我们仍预计下半年整体企业投资仍将疲弱。”

美国商务部在周四发布的第二份报告中称,6月美国商品贸易逆差下降1.2%,至742亿美元,其中进口减少46亿美元,至2,105亿美元。上月进口普遍下滑,这可能暗示,在近几个月加速增长之后,国内需求有所降温。

美国上个月商品出口下降37亿美元,至1,363亿美元。商品出口普遍下降,消费品出口下降10.9%,是1989年以来最大的降幅。

尽管6月份贸易逆差有所收窄,但第二季贸易可能拖累了GDP增长。进出口下降也表明,白宫的“美国优先”政策正在阻碍贸易流动。经济学家说,这正殃及全球经济。

美国商务部还公布,批发库存在5月份增加0.4%后,6月又增加了0.2%。零售库存上个月减少0.1%,5月份上涨0.3%。库存增长放缓反映出第二季度消费者支出加速。

汇通财经APP提醒,如果美国二季度经济增速如市场预期那样疲软,甚至创下两年多来的最差水平,可能会在短线令美元承压下滑,但近几个月市场对分项数据PCE物价指数的关注程度比GDP数据的关注度要高,如果晚间美国二季度PCE数据符合预期或者好于预期,则仍有望给美元提供支撑,甚至是提供上涨机会,投资者需要预计警惕!
来源:汇通网

2019-07-26T14:22:57+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