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阻加息再三抨击美联储,但可能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对美联储的攻击或许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Powell)带来了一线希望,有利于维护美联储内部的团结。

特朗普为阻加息再三抨击美联储,但可能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特朗普抨击可能增强美联储凝聚力,提升12月加息概率


美联储官员内部有一种强大的文化,在紧张时刻他们会团结一致,维护美联储主席和美联储的独立性。

分析师马修斯(SteveMatthews)称,特朗普施加的压力降低了美联储12月会议出现异议的可能性。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12月18日至19日的会议上加息25个基点,实行今年的第四次加息。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普尔(WilliamPoole)表示,FOMC成员将支持鲍威尔。独立的美联储有着强大的文化,美联储官员希望避免任何支持特朗普的暗示。

12月14日,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再次批评美联储。特朗普表示:“希望美联储不会再加息了。我们几乎处于正常利率水平,但美国的经济却在飙升。”几个月来,他一直在推特和公开评论中批评鲍威尔,指责美联储通过加息破坏美国的经济增长。

鲍威尔自今年2月担任美联储主席以来,没有遇到任何反对意见。相比之下,他的前任耶伦(JanetYellen)和伯南克(BenBernanke)都遭到过美联储内部的反对。这两位前美联储主席在任期中都面临严峻的挑战,因为他们正在应对大衰退及其后续影响,引发了一场关于正确货币政策的激烈辩论。

下图显示了各位美联储主席在任期间,内部反对人士所占的比例

特朗普为阻加息再三抨击美联储,但可能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鲍威尔未遭受美联储内部反对,能否继续保持还很难说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驳斥了特朗普的批评,称加息是基于经济数据和分析得出的结果。12月12日,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JohnWilliams)表示,他致力于就加息“做出艰难的决定”。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RaphaelBostic)在10月表示:“我们必须做我们认为最好的事情。”

博斯蒂克被视为下周可能反对加息的美联储官员。今年8月,他承诺不会投票支持任何导致债券收益率曲线倒挂的举措。鉴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接近2年期国债收益率,如果美联储再次加息,收益率倒挂的风险将变得迫在眉睫。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Bullard)是FOMC中最鸽派的官员,他建议将利率维持数年不变。按照地区联储主席投票的轮换制度,他将在2019年具有投票权。

2019年具有投票权的其他官员包括芝加哥联储前鸽派人士埃文斯(CharlesEvans)、堪萨斯城联储主席乔治(EstherGeorge)和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EricRosengren)。

不过,迟早会有人打破鲍威尔的统治。最后一位没有遭受异议的美联储主席是麦凯布(ThomasMcCabe),他的任期于1951年结束。不过,在一次会议上如果反对票超过3票,那将给外界留下美联储内部存在分歧的印象。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美联储主席虽然公开表示支持不同意见,但也曾试图在幕后进行阻止。

前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洛克哈特(DennisLockhart)称,支持美联储主席的责任感也给委员会成员带来了压力,他们有时会先表示反对,然后把反对意见放在一边以示支持。

洛克哈特还指出,美联储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显示出共识。委员会成员将投票表决各自认为正确的政策,但如果持观望态度,最后可能倾向于达成共识。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前美联储副主席布林德(AlanBlinder)称,当美联储受到外部攻击时,就更有可能这样做。当批评来自白宫或国会时,持不同意见的美联储官员可能改变主意。
来源:汇通网

2018-12-14T21:29:2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