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论坛齐聚领导易,欲统一意见谈何容易?

如今,达沃斯论坛吸引了数千名与会者,这些与会者的身份呈多样化。从国家元首、企业高管到政策制定者以及名人都有。近一周的研讨会、演讲和讨论聚焦于一个中心主题,即“在一个分裂的世界创造一个共同的未来”。

自1971年达沃斯论坛首次创办以来,与会者的人数每年都在不断地增加。当克劳斯·施瓦布(KlausSchwab)在1971年创立达沃斯论坛(WEF)时,他邀请了约400名企业高管,试图将欧洲公司引入美国的商业实践中。

达沃斯论坛齐聚领导易,欲统一意见谈何容易?

事实证明,在达沃斯论坛上,最容易把世界各国领导人聚集在一起。但是,让他们在全球急需解决的问题上达成一致就困难得多。这些问题包括气候变化、可持续的工业发展、全球不平等以及贫困人口的问题等。但达沃斯论坛的全球规划主管豪厄尔(LeeHowell)在接受外媒的采访时表示,这样的局面总是可以改善的。豪厄尔说:“我认为,达沃斯可以做得更好的事情为,为各国创造一个互相信任的环境。”

在倾听模式与谈论模式中很好的切换


豪厄尔负责举办一年一度的达沃斯论坛。他表示,论坛为各国领导人提供了合作的空间,但与会者需要确保他们处于良好的互动状态中,即好好的把握说话与倾听的尺度,不要不顾旁人感受一味地说,也不要闷声不响一味地听。

豪厄尔表示:“人们希望能找到一种解决方案,但其实最根本的是要先产生许多好的想法才行。要动员人们,激励他们想出好点子的话,就必须为他们建立一个互信的空间,让他们共同努力。”他补充道:“领导人最终可能会就这些问题达成一致意见,但过程可能有些曲折,这才是我们需要想法子解决的问题。”

豪厄尔称,人们来参加达沃斯论坛年会,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目的。但他们要做的是少说多听。这实际上是一种良好的方式。FX678援引外媒的报道,譬如,这样做有助于了解中国人可能在“X”话题上说些什么,也能了解法国人对“Y”这个话题的看法。随后,在解决一个问题时,一个更有弹性和更稳健的解决方案就可能出现了。

尽管如此,豪厄尔表示,达沃斯论坛已取得了很大的影响力。豪厄尔在接受外媒采访时称,2018年将是第48次达沃斯论坛年会,很明显这一会议已获得了国际社区的认可。无论是商界、政界、民间还是媒体,他们都已有了归属感和认同感。

特朗普出席达沃斯论坛计划或生变


白宫方面表示,特朗普原本计划赴瑞士参加达沃斯论坛,成为近20年来首位出席达沃斯的美国总统。但因联邦政府陷入停摆状态,总统特朗普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之旅现在正变得不确定了。2000年,比尔·克林顿(BillClinton)是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出席世界经济论坛的美国在任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W.Bush)和奥巴马都没有出席。

白宫首席预算官MickMulvaney此前在简报中称,特朗普出席达沃斯论坛的计划悬而未决。国会正在争取达成协议,以资助联邦政府继续运转。

美国参议院不久前否决了为期一个月的临时支出法案。民主党方面希望借机立法保护一些非法移民免受驱逐,而共和党人希望将这个问题与资金和预算谈判分开。听闻这一消息,特朗普发推文称,这是民主党送给他执政一周年的大礼。

当天早些时候,特朗普还取消了去佛罗里达州的出行计划——他原本的日程是在佛州的私人俱乐部Mar-a-Lago里举办上任一周年庆祝聚会的。

顺便提一句,这个聚会可不是免费的,每两位的门票要10万美元起。如果国会能在达沃斯论坛开始前解决预算问题,那么特朗普有可能按照既定日程启程前往瑞士。由于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坚持己见,各党派互相指责,因此周六(1月20日)的预算僵局也没有任何缓和的迹象。
来源:汇通网

2018-01-22T17:52:29+00:00